2016年12月16日

 

影視通識樂園 - 陳龍超
我們都是麥迪文,想回家!

2015年10月09日
   

 

 《火星任務》(The Martian)有幾勁?從過去的十一假期票房紀錄就可窺一二。電影宣傳同事列舉了幾項紀錄,其中一個筆者較注目的就是,破了列尼史葛(Ridley Scott)和麥迪文(Matt Damon)的本地上映電影開畫票房。其實兩位都是荷李活猛人,屬於超實力派,但猛人不一定成為過江龍,若在戲院門口隨便捉人問,要求列舉兩位舊作,就算答中,肯定也需loading一段時間。《火》在本地票房高,筆者認為不太關乎兩位仁兄的懾人力場,反而是古仔,最煞食和吸引港人的,莫過於海報裡的宣傳句「齊來集氣,把麥迪文帶回家」。


動力很純粹──生存
《火》的故事不用在此多說,就是另一場自己救自己的任務,說成「另一場」,皆因腦海浮了幾齣同類型電影,近一點有《少年Pi的奇幻漂流》,遠一點有《劫後重生》,而《火》的新鮮感就是場景變成火星,這位二十一世紀的魯賓遜擁有先進的科技和科學知識,火星卻甚缺自然資源,沒有飛魚作食物,也沒有排球、老虎做朋友。《火》的電影版不太著力於個人在絕地的心理刻劃,例如戰勝恐懼與孤獨,再講就有點長氣。片中主角馬克的性情,予筆者感覺就是沒甚麼牽掛和不捨,他的動力很純粹,就是生存,不想死亡就要解決難題,戲劇吸引的其中原因就是欣賞編劇和演員如何解難,當換了環境,平常不過的耕作(種薯仔)變成天大難事。NASA積極協助拍攝,令解難過程同時為觀眾補了一課,比《星際啟示錄》的量子力學和蟲洞更易入口,而馬克就在這種看似不可能的環境下,締造了多項人類的第一次。

 
真人騷成功集氣
諷刺的是,人的潛能往往都在逆境中爆發,馬克被選中成為火星亞當,是幸運抑或倒霉?全在乎他的想法,選上了生存,無路可退下,窮則變變則通,不斷做嘢下,總會遇上一點曙光,相信這是成功跨越逆境人士的感受,不覺間,因為逆境而令人生昇華至另一境界。意志、毅力是捱過艱難的關鍵,呢份動力(甚至是念力),藉著視像觸動了地球同胞,大家用盡力思索如何救援,忽然間,馬克就成了住在火星的Trueman,舉動成了真人騷供同胞觀看,有賴集氣,讓他可以繼續走下去,這方面就跟《少年Pi》此等片種鋪排不同,一場自我救贖不能光靠自己,也要容得下別人的幫助,無論溝通方式是何等原始。
 
筆者認為港人想看此片,因為都想盡快回到心中理想的家,雖然大台晚晚播《愛.回家》,「家」卻變得愈來愈陌生,大家彷彿被遺棄在火星,條件愈見艱難,我們看著馬克,倒映著自身狀況,他用毅力、意志解決一個又一個看似不可能解決的困難,故事反過來同樣為觀眾集氣,提醒我們手上的薯仔雖然不多,但仍有能力去開拓,過一個自給自足的生活,要回到理想的家,或許比火星還要遠,如何集氣?大家要想想。


紀錄片導演、電台節目《吾係電影人》主持,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回首頁      列印

 

/10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