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陳恆輝 - 陳恆輝
善惡的彼岸 談《彼岸》及一個畢業演出(下)

2015年10月08日
   

 

戲劇存在於世上的價值,除了是娛樂大眾的良品之外,還有一種令人自省的力量。它是一面既能照自己,亦能照別人的明鏡,亦即是浮世的反映。高行健說過:「戲劇是澄明的眼睛,一雙冷眼,冷靜觀照這大千世界的眾生相。」短短幾句,不經不覺地展示了他的戲劇觀。有心人定會發現,他的想法是和中國戲曲及布萊希特的戲劇理論,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當然,還有中國的哲學思想,如老莊的道家,以及佛教的禪學等,對他的創作亦有一定的影響。因此,對於香港話劇團的表演深造證書課程的導師及學員來說,演出高行健的作品,甚具意義也極具挑戰!

 
接受另類邏輯,發揮虛幻意境
對於大部分戲劇的初學者來說,排練及演出非寫實主義的作品,是有一定的難度。要從一個生活化或寫實的邏輯,進入及相信另外一個邏輯的國度,並非易事。《彼岸》預設的戲劇情景就像一個夢,充滿了獨特的劇場語言和符號,所以它並非只是將電視劇的人物、情節及環境強行放在舞台上的「話劇」,而是一幅留白的中國畫,有著獨特的美感與態度。我喜見由導演施標信的帶領下,整個演出團隊能夠進入夢般的情景,投入於這場「遊戲」當中,引領觀眾「出席」這次夢幻般的「盛宴」。在整個演出旅程中,我看見了不分彼此的互助合作精神,演員既明白每場戲的焦點何在,亦絕不會失控搶戲。第一場戲開得好,演玩繩子的演員黃佩珍不徐不疾,引導觀眾由遊戲中領略人與人之間的不同關係,與及發現當中對社會的隱喻,非常好看。但若可再放輕一點去演,不帶太多感情,將角色回歸「中性」一點,就能讓觀眾更放鬆接收與思考這段戲背後的意義。本劇主角張耀斌亦有不錯的表演,從演出中可感受到他對本劇主題的理解充足,以致當他放入自己的真感情及真感受時,很容易令觀眾產生共鳴,毫不覺得虛假。但如果在表現情感上可以有多點層次,那麼呈現出來的角色就會更立體。

 
節奏明快,場面調度暢順,可再突出多聲部戲劇的特色
導演將這個由不同片段組成的戲調度得非常完整及連貫。一環連上一環,節奏鮮明,在運用「劇場性」及「假定性」美學方面都非常成功。但今次的處理著重了入世的社會氛圍及投射,卻少了詩意營造,我們可以清楚感受人在可怕的人性摧殘下感受的痛苦,卻欠缺了讓觀眾感受人類生在世上的孤寂感。此外,戲中運用了咪高峰將某些話語強調,這個處理雖然特別,但卻打擊了劇本原有的寫意與詩意,使這個演出跌入理性及過分抽離的層面。若多加演員自身聲線的運用,加添語言的節奏感及音樂感,就更能將高行健的多聲部戲劇的風格和特色突顯出來。
雖然高行健曾說過它不是一齣闡述哲理的劇作,但我仍感受到一點點哲思及禪意。我個人覺得劇中誦念《金剛經》,給了觀眾對劇的主旨一個很大的提示:
應云何住,
云何降伏其心。
善與惡存在於一心一念間……到底,我們應如何降伏自己的心?


愛麗絲劇場實驗室藝術總監,劇場導演,藝評人。曾獲香港舞台劇獎及香港小劇場獎最佳導演獎。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