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這個說法太浪漫 - 黃明樂
Hero同學會

2015年09月07日
   

 

入場看《律政英雄2015》,全院只剩一張票。引頸以待的,都是昔日的忠實粉絲。但是希望愈大,失望愈大,看罷不忍慨嘆,如此故事如此劇情,還能炒多少冷飯?
八年了,雨宮和久利生久別重逢,會否再續前緣,倒是其次,粉絲自也明白,緣份不能強求。重要的卻是,人物,要有成長才好看。八年來,二人都經歷了甚麼?
除了硬邦邦交代兩宮考了檢察官,以及多了個唔湯唔水的未婚夫外,二人的性格、年齡感和氛圍完全沒有改變。看着一把年紀的木村,依舊用同一方式演繹久利生的吊兒郎當;發了福的松隆子,繼續扮鐵咀雞跟木村鬥咀;講真,受不了。
面目全非,當然不行。在變與不變之間,如何拿捏,最考工夫。聞說雨宮親口承認喜歡久利生,是最大賣點。但反高潮是,這麼重要的情節,就由北川與松隆子的對話中,草草帶過了,那還不如不說穿,更有餘韻。相對之下,木村偷聽松隆子拒絕未婚夫求婚的一段,還更有戲味。
北川在木村和松隆子之間,本來就是二人關係轉變的最好襯托,寫得好,三個人的戲都會很有張力。但全劇就只是不斷重複北川那天真讚嘆──「很想像雨宮前輩啊!很想當檢察官呢!」白白浪費了可堪經營的支線。
舊的戲,要吸新客,不是不行。但前設是,查案的主線要引人入勝。然而故事在一開場就幾乎開估了,剩下兩個小時光寫木村和松隆子,而兩個主角又平面到不行,怎捱下去?
最珍貴的,反而是完場時銀幕上逐一浮現的舊劇照,所有觀眾屏息看罷。原來,老舊的美好回憶,還是留在心底,歷久常新就夠了,何需另一次沒有進展的穿鑿附會?


黃明樂,自由創作人,作品包括《通識救港孩》、《港孩》、《從AO到Freelancer》、《光明女樂》及《聰明一點就夠》等。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