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審計密探CIA - Bittermelon
會計小混蛋的獨白

2015年08月28日
  • 會計業界當權者指難為工時定標準。(資料圖片)

   

 

會計師公會前會長周光暉前輩撰文力撐劉遵義教授早前言論。周先生認為劉教授用「被寵壞的小混蛋」形容學生,實屬文雅、客氣兼有愛心。前輩續指,被長輩重視、關懷及愛護的孩子才被寵壞,長輩稱呼小輩為「小混蛋」亦有關懷及寵愛成分。恕瓜瓜無知愚昧,讀那麼多書,做了那麼多年人,現在才知罵人「混蛋」有「關懷及寵愛」意思。好奇心驅使下在網上搜索一陣子,「混蛋」本意是雞蛋放久了,蛋黃和蛋白混在一起變得糊塗混濁,故以此比喻某人不明事理或形容不講道理的壞傢伙。
 
或看看前人如何用混蛋一詞。如現代劇作家曹禺的 《雷雨》,當中第四幕有一場戲是魯大海和周萍的對手戲,魯大海說:「誤會?(看自己手上的血,擦在身上)我對你沒有誤會,我知道你是沒有血性,只顧自己的一個十足的混蛋」。又例如著名作家王西彥在其短篇小說 《人的世界》中這樣寫道:「在他眼睛裡,那些勝利者都是一些無惡不作的混蛋」。從以上看見,混蛋都與「沒有血性」或「無惡不作」等極負面詞掛鈎。
 
舊時代不得作準?好的好的,拿當代作家龍應台著作《親愛的安德烈》吧?此書是她和兒子的書信結集,其子在當中一篇這樣寫道:「我知道非洲很多孩子死於營養不良,但我不會因而不把吃不下的飯菜留在盤子裡,讓它被倒掉。換句話說,我發現我是個百分之百的混蛋(asshole)」。作者怕讀者不明白,特在旁加「Asshole」作註釋,混蛋一詞有幾文雅和客氣,留待大家自行判斷。
 
台灣與香港兩地文化不同,不可作參照?那就看看香港著名作家黃碧雲於1999年在《明報周刊》發表一篇題為《文革遺青》文章,有一段寫道:「他們那麼強躁:『打』『砸』『炸了它』『狗屁』『混蛋』。你不禁暗暗吃驚:三十年了,他們打砸壞的,都已經重建。但他們的語言還是那麼暴力,那麼武斷」。從中所見,黃女士認為「狗屁」和「混蛋」都是語言暴力。不論是近代還是現代,台灣還是香港,混蛋一詞帶有強烈負面意思。既然前輩有如此獨特見解,小輩如瓜瓜者當然聽之,下次有機會見面時,或許斗膽直呼前輩為老混蛋以示關愛,不知前輩會否將這個會計小混蛋先切件後榨汁?
 
前輩是會計業界翹楚,不滿學生當日以下犯上的舉動自然不過,特別是上一代人對下一代多有不滿,認為我們老是愛批評,只講權利不講責任。以會計業界工時問題為例,只要我們稍為發一下牢騷,也惹來前輩批評,說我們欠缺承擔,又沒有責任感。硬的不成就來軟,如說會計師這行就是這樣,食得鹹魚抵得喝。但我們也有家庭和朋友,在辛苦工作的同時,也希望有自己的時間平衡一下生活。我們會計人當然明白,會計和核數工作需追趕死線,往往有很多不能預期的事情影響進度,無償加班在所難免。其實我們別無他求,只願付出的得到尊重,不要把「食鐘」當成應分,就算不付加班費,額外給幾天考試假也行。但現實無情,莫說這些卑微要求,就連一句「thank you for staying」也欠奉。
 
這個世界有些東西是黑不是白,是白也不會是黑,即使將白髮立即染黑,所謂「得咗」也只是徒具外表,白髮始終會生長出來。同理,自標準工時立法討論以來,會計業界當權者經常強調,難為工時下標準,因而應獲豁免,但工時過長問題依然沒有解決。到了一天,當愈來愈多青年懼怕而不肯入行,變成沒有新血的專業,那還有甚麼前途可言?
http://bittermelon2009.blogspot.hk/

逢周三、五刊出

回首頁      列印

 

/10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