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亞里叭叭 - 亞里安
我有一個好爸爸(上)

2015年08月25日
   

 

以往接受專訪的內容中,自己都不忘提及父親對我的音樂成長薰陶有多重要,不過,卻從未在任何專欄親手寫過一篇關於父親與我的文章,此時此刻,好想借本欄跟大家分享一趟。


我有一對好爸媽,沒錯,很慶幸自己出生於一個非常自由民主的家庭國度,雙親絕非怪獸家長,從未對我們四兄弟姊妹的前途工作,有任何硬性要求,只求各人可以活得自在快樂就是了。
不下十次以上,從父母口中憶述自己如何早跟音樂結良緣,才得2、3歲大的小肥仔,原來已經常將父親的唱盤當玩具,用手在唱盤上轉來又轉去,那應是自己最早接觸唱片唱盤的第一步,未學行先學打碟;其實,回想他倆樂此不疲將此回憶掛在口邊,也心感兩老的喜悅所在,起碼,當年這個小肥仔最後真的承傳了父親愛聽唱片的基因外,也可能純屬一場浪漫化的巧合誤會,試問有哪個小孩子,不愛玩唱盤轉轉轉?只是有幸我的好爸媽竟肯讓我亂玩一趟而已。
然後,童年回憶開始聚集起來,最深印象是Ennio Morricone《獨行俠》系列電影配樂,還有The Beatles及Bee Gees等唱片,全屬家中的Hi-Fi不時主打首選之作,潛移默化下,原來已不自覺植根為自己音樂土壤的基礎,最後自己亦變成不折不扣的Ennio Morricone樂迷,雖至今仍未有緣現場觀賞Ennio大師的音樂會,卻曾於2010年在《澳門藝術節》,陪同雙親一起看過一隊澳洲五人樂團Spaghetti Western Orchestra精采演出,他們正是重新改編Ennio Morricone西部片配樂而享譽全球。
小學時代,記得因為唱盤壞了,再沒添置新的,轉聽卡式帶之同時,父親也另購一部手提收音機,於是開始懂得追聽美國Billboard流行榜,擴闊自己對歐西流行曲的聽嘢空間,從中邊聽邊記下一些喜愛的樂隊歌曲名字,然後,每逢周末日一家飲完茶、逛逛街,父親例必帶我們逛唱片店,我便會嘗試找尋之前所記下資料的唱片,再交由父親決定買不買,好像ELO《Discovery》卡式帶,就是當年聽到最滾瓜爛熟的珍貴回憶,同時,父親亦愛到相熟的唱片店,既買原裝新出品,也有幫襯代錄卡式帶,自己亦有提供錄歌曲目,記憶猶深。
到初中時期,終於自購人生首部二手黑膠唱盤,正式展開屬於自己的音樂藏庫,每星期固定零用錢,亦可讓我買到一張黑膠唱片,藏量逐漸增多之時,父親亦特別找來工匠度身訂製一個巨型唱片櫃,堅固無比,保存至今,或許,換轉其他家長的話,相信早已不容許,更莫說支持?需知道,我們一家六口只屬小康之家,共住一間五百多呎的居屋單位,要儲黑膠真的不容易。
八十年代,MTV改寫音樂歷史的劃時代,Video Killed The Radio Star,適逢英倫新音樂熱潮始動,第二回British Invasion全面攻佔全世界音樂市場,百分百「隊隊新鮮碟碟金」,父親亦為我們花費置入家中首部VHS錄影機,如獲至寶,只因可以自錄當時音樂節目如《最Hit嘅世界》及《Solid Gold》之類的外國MV重溫之餘,也有機會觀看到更多電影及音樂錄影帶,令自己吸取更多音樂電影文化的養分。
因為工作忙碌之故,父親聽歌睇戲的興趣雖則隨年月漸減,卻仍會偷閒靜聽自己喜愛的唱片,其中有兩隊結他樂隊是他的至愛,分別為英國的The Shadows及美國的The Ventures,對當年正沉溺於八十電子新浪漫的我來說,這些Oldies絕不是我杯茶,所以當時也未能跟他一同分享,出奇地,反而父親原來亦暗地裡嘗試留意我正在嚮往的音樂世界,竟不時從言語間提及從電視或收音機,睇到聽到有關Depeche Mode或Duran Duran等消息片段。
沒錯,我有一個好爸爸。(待續)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