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不道德經 - 陳強
哪來的大水喉?

2015年08月07日
   

 

最近看到朋友在Facebook說我們公司「有大水喉射住」,我大呼冤枉。然後回想,其實別人誤會我們都是應該的,因為我們從來沒有解釋過甚麼。大家有一句沒一句亂傳下去,自然和真相越來越遠了。
解決方法很簡單,讓我解釋一下就好。很多人聽說我們被一間上市公司入股了,那已經是2011年尾至2012年頭的事,那時還沒有《100毛》(2013年3月創刊),更沒有《毛記電視》(2015年5月開台),我們只有創刊大約兩年的《黑紙》雜誌,而當時我和林日曦已經全職打自己工。後來,我們覺得雜誌只依靠銷量維生,總有一天出事(雖然當時我們很厲害,只靠賣紙已經不用蝕了),於是想搞自己的「廣告部」去找廣告來支持營運。
以我們接觸客戶並且必定得罪客戶的優良傳統,我們決心一定要找外人幫手,把「廣告部」外判,我們只做內容。可是,我們又非常「有態度」,覺得《黑紙》的廣告是應該「包銷」的,即是賣不出去,「廣告部」自行負責,仍然要交數給我們,那我們公司營運就有所擔保。如此「寸嘴」的手法,當然很難找人幫手,除非……跟我們合作的公司當我們是姊妹,我們最後賺到錢,他們也有份,人家才肯幫我們搞「廣告部」吧。於是,我們把公司的10%賣給人,把兩家公司變成姊妹。又因此,那間公司也是傳媒,因為他們應該懂得如何賣我們的產品。
故事其實就是這麼簡單,但我們從來沒解釋過。然後一路走來,我們靠自己的積蓄,先推出《100毛》,再搞「白卷出版社」,到現在的《毛記電視》。根本一直以來都是自己的資金,要出錢的話也是我們三個出90%,別人出10%,我們一蚊也沒多拿過別人的,哪來的大水喉?亦有人以為我們的立場會受人左右,我告訴大家——不可能!我們三個是公司董事會的大多數,一切決定只要我們三個同意就可以通過。況且,也從來沒有人想過影響我們。以我們性格(缺陷),如果有人來指引我們甚麼,我們總是寧可走錯路,也不太願意胡亂相信別人的。請不要再以為我們有大水喉射住了,老套一句——要是真有大水喉,那只能是大眾吧。
《黑紙》、《100毛》創辦人

回首頁      列印

 

/112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