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政治力場 - 陳嘉莉
不容暴民蹂躪港大

2015年08月04日
   

 

港大校務委員會上月底會議受到示威者衝擊,行為粗暴的示威學生混雜不少校外人士,他們把校委會委員禁錮離開、肆虐辱罵、恐嚇,甚至被威迫下跪道歉,更阻礙救援。當日一些泛民議員及政黨一直在場外吶喊助威,卻對阻礙救援、擲水樽,默不作聲。
被辱罵及蹂躪的校委會成員,事後各人有不同取態:有人擅自向傳媒放料,大部分委員恪守保密原則,守口如瓶;袁國勇教授選擇逃離風眼,避之則吉;盧寵茂教授則堅持留任校委會,緊守崗位。盧教授做義工卻無辜受傷、更被屈辱指他「插水」,連日來他公開呼冤,更警惕社會:「有朝一日可能有人不滿醫生做錯,抬棺材到瑪麗醫院,或有人會衝入法庭佔領。」
此時此刻盧教授此番真摯感言,對香港政治生態極具現實意義,向全港七百萬市民當頭棒喝,暴力文化不僅在校園肆虐,爭鬥文化更無處不在,不斷滋長、惡化、蔓延下去,禍患各處。
港大學生會事後以「以武制暴」的理由,企圖合理化衝擊校委會會議的行為,全無自省能力,毫無悔意,更揚言會持續衝擊,真教人痛心又失望。更令人氣憤的,是示威學生及其他校外人士者,在不同程度阻礙救援、堵住救護車的車路,險些造成不可彌補的悲劇。救急扶危是基本的人道精神,阻人搶救是遺忘人性、踐踏文明的野蠻行為。
港大副校長遴選工作本是港大校政,卻不幸受暴民蹂躪,淪為一場政治風波,連日來普羅大眾都慨嘆世風日下,譴責示威者蠻不講理,目無尊長,破壞大學制度,學生鬥老師,不知尊師重道為何物。
今次事件的粗暴行為,極可能抵觸法律,更超越了社會的道德底線。香港是法治社會,絕對不容暴民橫行,不擇手段,以暴力發洩對制度和程序不滿。社會上沉默的大多數,不應再冷眼旁觀,否則只會助長鬥爭歪風肆虐,只有強烈譴責,才能遏力阻止暴力蔓延滋長。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