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亞里叭叭 - 亞里安
黃靖/Teenage Riot
消失與復仇迴響

2015年07月07日
  • 黃靖

  • Teenage Riot

   

 

時代曲,記錄某個時代的歌曲,不同時代集結不同見證,有說當下香港是甚麼「後政改時代」,倒不如說是「後831時代」,一切始於2014年人大831決定後的死胡同,引發一場尚未成功的「雨傘革命」,喚醒大家對爭取本土自主價值的關注,認清一眾不同界別偽善政棍真面目,自己香港自己救,那是屬於我們下一代的香港,試問近日聽到沒認受性的689如何意氣風發,實則大言不慚的「沒有大陸市場,大學生畢業等於失業」論,如此不知所謂的挑釁民心,一而再,再而三向我們下一代出言威嚇,是公僕?是公敵?大家心中有數。

 
 
近期本地獨立樂圈,先後有黃靖及Teenage Riot發表他們的消失與復仇迴響,帶來兩張由心出發,記錄這個時代見證的原創專輯,分別為黃靖《How To Disappear》及Teenage Riot《The Revenge鳩之報恩》,我們就是需要這些真正的時代曲,為本土發放極有意思的獨立之音。

 
精緻電氣化搖滾
先說黃靖《How To Disappear》,告別「人山人海」廠牌後,黃靖夥同本地電音組合Gravity Alterestra,合作的首張5曲EP,一聽之下,恍如脫胎換骨的全新黃靖,將其獨特的Blues Rock基因能量升呢強化,個人至愛《If I Were A Magician》長達7分12秒的藍調搖擺懾人張力,潛藏陣陣風雨欲來的推進布局,如同一套公路電影的完美配曲,也令人想起當Nick Drake遇上The Doors《Riders On the Storm》及《Summer’s Almost Gone》的變奏版,編曲層次鮮明,據黃靖表示,原來此曲所有主唱及結他部分,都是在其home studio精心錄製而成。
 
同名主題曲《How To Disappear》火氣十足,散發媲美The White Stripes的另類搖擺型格,GA引入點點電音彈奏,亦起出不俗火花效果,怒火延燒到另一曲《Black Monday》,黃靖的聲線演繹手法,亦明顯大不同,他說:「此曲正想表達自己對香港政府的不滿,源自很無力無助的怒氣,所以唱得特別有火!」
 
實在,整張《How To Disappear》主題概念,亦跟黃靖這兩年心境轉化有感而發,他說:「《How To Disappear》這幾個字是好多年前從一幅60’s舊相片發現,那是寫於鏡中的字句,而這兩年自己亦有朋友及父親先後離世,更令自己加重對消失的感覺,另外,自己跟傳媒之間出現的消失與存在關係,亦是同樣微妙。」

 
獨樂音樂人聯盟
至於來自維港唱片的7人獨立樂團Teenage Riot,則令人重拾甚麼是「讓青春燃燒吧」的個性魅力,被稱為本地獨立音樂界的超級組合,只因樂隊成員好比「集成中心」組隊出征,分別來自22 Cats、False Alarm、Hard Candy、Rachel Believes In Me及Pony Boy……等獨立樂隊的成員,以阿波、阿靈及Yan為首,隊名源自1988年Sonic Youth《Daydream Nation》內同名之作,《The Revenge鳩之報恩》是他們首張專輯,且以黑膠及黃膠限量版發行,聽Teenage Riot的Indie-Rock很多元化多樂fun,記得早前4月份的agnes b. 小型音樂會初聽到他們現場演繹碟內新曲,特別對《UM (Small Tent and Plastic Wrap)及《Driving in a Nice Car》印象猶深,後者長達7分44秒的迷幻搖擺巨獻,現場尾段的即興Jamming比唱片版來得更一聽難忘;前者主音旋律頗有Blur的輕鬆跳脫味道背後,UM更是雨傘運動縮寫,跟碟題的鳩,玩弄中英意思混淆衝突的復仇與報恩,封面牆上的War Is Coming,黃色膠膠,自己香港自己救,正是由一股火紅的年輕力量凝聚而生。
 
個人推介《I Always Want To》,由結他噪音主導下的Dream-pop曲式,想起中島哲也《告白》內同出一轍的日系低調搖擺氛圍,歌詞內容如同末日前最後一舞的命題,別出心裁。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