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這個說法太浪漫 - 黃明樂
躁鬱啤啤熊 

2015年06月29日
   

 

一隻千瘡百孔的爛船,一家人七手八腳,有點狼狽,有點甩漏,有點笑,有點淚,齊心修好了它。
《親親躁爸爸》顛覆了我們對所有家庭崗位的想像。爸爸在家湊女,媽媽外出工作。爸爸像個大細路,女兒像個小大人。誰又去鑑定誰正常。重要的是,在七十年代充滿歧視的美國,黑人媽媽跟躁鬱症爸爸,面對一大堆落地的難題,好歹要找個辦法,收拾好這個殘局。
爸爸不洗的碗碟,小女兒一、二、三洗好;媽媽用十八個月火速完成一個MBA;大女兒反過來像個阿媽般教訓爸爸:少酗酒、早歸家,定時吃藥……
身邊人,有躁鬱症,是折磨。但這個折磨人的人,換個角度看,其實可愛到不行。率性、愛玩、疼錫女兒、煮飯好吃。心血來潮時執屋,整齊到你唔信。布碎縫在一起,就變出一條閃亮亮的法明高裙。你知道,他不是不愛你,但他也只能失控地愛你。
媽媽擁着兩個女兒說:「我們知道爸爸永遠不會傷害我們,但外人是很難明白的。」一家人,要相愛,就要包容,更要執生。
執生,要有幽默感。把躁鬱症(Bipolar)喚作可愛啤啤熊(Polar Bear),是接受現實、轉化現實的第一步。互玩「閃靈」,原來是行得通的情緒勒索。他不按理出牌氣死人,但往往也是笑聲的來源。失禮鄰居的爸爸,反過來教導女兒,不要因為爸爸羞家,就收埋自己拒絕交友。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經歷了天翻地覆,無數蝦碌,小女兒的結論是:「爸爸,總是會在我們身邊的。」
世事何曾有完美,船到橋頭自然直。每一天,上一課。混亂中,拉扯過。人生再混亂,一家人仍然親厚,已經足夠。


黃明樂,自由創作人,作品包括《通識救港孩》、《港孩》、《從AO到Freelancer》、《光明女樂》及《聰明一點就夠》等。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