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情迷舞台 - 魏綺珊
戲劇可以做甚麼?

2015年06月12日
   

 

過去一星期,看了兩個很小型的製作,不約而同,都是有關抗命、自由、公義,讓我更加反思,戲劇可以做甚麼?

《The Just Assassins》是法國戲劇家、小說家兼哲學家阿爾貝卡繆的作品,劇團「窮人誌」將這個劇本翻譯,並命名為《正義弒者》,採用讀戲劇場的形式發表作品,所謂讀戲劇場,即是演員們仍然拿著劇本,讀出角色的對白,可以只是圍讀,也可以是有走位,但基本上是沒有其他的舞台效果,包括布景、燈光、音樂及道具,讓觀眾只集中在文本,對劇團來說,也是小試牛刀的一種分享方式。
這次的讀戲,不單止圍讀,演員間有台位走動,而且經過相當時間的排練,可說是相當有戲,而這個劇本的內容十分吸引。卡繆是1957年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代表作是《鼠疫》(La Peste)。出生於阿爾及利亞的他,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參加了反對德國法西斯的地下抗爭活動。

電郵:[email protected]      Facebook:Ngai Yee Shan Jo


我的推介:

《西線無戰事:一戰華工版》
融匯東西古今,以面具劇場、現場音樂、形體、雜技等,訴說一百多年前14萬越洋遠戰的華工,失落他鄉的故事。
 第一次世界大戰時,14萬華工被派遣到英法與德軍交戰之西線上, 從事後勤苦工, 成為一戰的強大後援。而除了抵受空襲和戰亂,他們亦不得不應對著截然不同之語言、習俗、文化及待遇,甚至歧視壓迫。這群流離失所的華工究竟如何在異國他鄉生存,甚至落地生根?
 中法合作創演的形體音樂面具劇場,探問戰爭、殖民、全球化的大時代中,人應何去何從?
演出團體:亞洲民眾戲劇節協會(香港)及平民劇團(法國)合作
日期:本月19至21日
地點:高山劇場新翼演藝廳


第一次世界大戰前,一群年輕之士,認為當時的俄國王朝暴政殘害人民,於是策劃暗殺暴君行動,結束暴權,以還人民自由公義。卡繆根據史實寫了劇本《The Just Assassins》。
戲中有一段,因為負責掟炸彈的人,見到馬車上有兩個小孩而不忍下手,年輕人中爭論兩個小朋友的生命重要,還是千萬人民的福祉重要;在牢獄中,囚犯對其他政治犯執行絞刑,可以獲減一年的刑期……何謂真正的公義?何謂自由,人生的自由重要還是精神的自由重要?在強權的領導下,人民如何得到真正的自由?古代有荊軻刺秦王,暗殺行動就算得逞,制度不變,一個暴君倒下還是有另一個暴君上場。
殺戮不能解決問題,也被視為恐怖活動,不為人所認同,也不應鼓勵,且看用筆聲討政府的,又有甚麼下場?另一個劇團「人間搞作」,以內地異見人士劉曉波及劉霞的詩為主軸,創作了《詩與暴》,二人的詩正是震撼觀眾心靈之作,劉曉波其中一首詩《懸崖》寫道:「我能站立卻無法吶喊,我能吶喊卻無法站立……要麼挺直了吶喊,粉身碎骨,要麼向深淵屈膝,巨大的蒼穹已經俯壓下來」劉霞給劉曉波的詩《風》寫道:「你只能是風,而風從不告訴我,何時來又何時去,風來我睜不開眼,風去塵埃遍地」,是何等淒涼悲壯。
在不容反對政府的聲音下,內地不少維權人士被消失,有關新聞仍是無日無之,尋釁滋事罪名如同莫須有,爭取公義反過來變成被告,指控危害國家安全。身處香港,很多人仍抱著隔岸觀火的心態,透過戲劇的探討,喚醒靈魂深處,讓人深思自省。
 

回首頁      列印

 

/10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