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港盛港衰 - 林奮強
「危」「機」四伏 「超額」未來(二)

2015年06月08日
   

 

50 年不變只過了 18 年,香港便將成「零頭中的零頭」,在國家經濟版圖上消失!如此懸殊的比例,而香港又沒意識到自己正急速沉淪,你認為國家真要處心積慮主動傷害香港這個「零頭中的零頭」嗎?香港人不知是否看得太多武則天這類勾心鬥角的宮廷劇集,只用陰謀論思考,想法還停留在文革時期,聚焦於思想批判和意識形態鬥爭。事實是,The world has moved on. The country has moved on too. 若我們不把握機遇,那香港放棄的機會,就會自動成為區內和國際對手的補品。結果是香港的年輕人被迫捨棄老、中兩代,為了追逐上流力,到別人的土壤,為別人的發展出力,匯錢支持身處香港的家人。孩子沒有父母照顧、長者沒有中年人供養的悲慘「菲律賓模式」結局,聘用過外傭的家庭都不陌生。我們是否想香港走上同一條路?
中國繼續崛起是客觀事實,環球政經亦必將波譎雲詭。例如,中國佔全球GDP的 13%,幾乎是日、德、英總和,但中國在國際貨幣基金會(IMF)的投票權卻只得4%,而上述三國加起來卻有16%;美國更單獨擁有17%投票權。IMF 重要事項需85%支持,變相等於美國一言堂。又例如,中國佔全球出口的12%,而人民幣已是全球第二大貿易融資貨幣,但IMF 的「特別提款權」(SDR)卻不包括人民幣。明此理者,自亦明白若中國還不趁此刻崛起,便等於讓 175 年前清末的「不平等時代」重臨!所以中國牽頭成立亞投行、推出「一帶一路」,加強與亞洲國家的經貿、基建合作,實合情合理;最近 IMF 亦開始討論把人民幣加入 SDR,對於人民幣國際化極為關鍵。隨着國家在國際政經舞台上扮演與其重要性匹配的角色,香港亦可一展所長,擔當中外「超級聯繫人」,對人民幣離岸業務、貿易融資、資產管理、航運服務、法律仲裁等行業而言,都是黃金機遇:最近的例子有中銀向中銀香港注入東盟資產,讓後者集中拓展東南亞業務,把握「一帶一路」的機遇;另外,中港證監會已就兩地基金互認達成共識,初始投資額度定為資金進出各3,000 億人民幣。
事實上,作為國際金融中心,香港股市市值已超越倫敦,高踞世界第三;作為美食之都,香港米芝蓮星級食肆早已領先倫敦,只落後紐約;講安全便捷,香港罪案率、地鐵延誤率之低更是贏到開巷。今天我們已有滬港通,年內深港通亦將推出;那金融市場外,有沒有想過中港在其他服務業的聯繫融合,帶來巨大機遇——例如醫療通、教育通?又例如,美國西岸矽谷公司要遠赴東岸紐約融資,那「中國矽谷」深圳和香港只是一河之隔,讓港深兩地人才合作,利用深圳的低地價,支持初創企業(startups),如此「港深創業通」的協同效應(synergies) 就可想而知。
這就是我們的二分結局(binary outcome):繼續糾纏政治,則淪為「零頭中的零頭」;相反,若香港能把握機遇,便能實現我們的「超額」未來(Outsized Future),在5至10年內脫穎而出,讓全球國際都會排名改寫為「港紐倫」,指日可待!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