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情迷舞台 - 魏綺珊
捍衛創作自由

2015年06月05日
  • 我的推介:
    《Show名係最難諗㗎!》

   

 

有時候,創作人之間會說笑,在惡劣及艱苦的環境下,可能會更加激發創意,因為在這種環境裡,對生命有另一種體會,繼而引發不同的創作思維。


我想,電影《伊朗的士笑看人生》正是這種的寫照。伊朗導演約化巴納希(Jafar Panahi)曾經執導的8部電影中,7部都是伊朗的禁片,皆因他總是喜歡揭露政府的陰暗面,結果他以「危害國家安全」及「進行反政府宣傳」罪名被判監,並禁止在廿年內涉足任何電影創作及出境,但他毋畏毋懼,繼續電影創作,並且是國際電影獎項的常客,《伊朗的士笑看人生》則榮獲今屆《柏林影展》的最佳電影「金熊獎」。
這部電影可說是約化巴納希跟政府開的玩笑,你不准我拍電影嗎?我就玩轉電影的概念,沒有攝影師、沒有「劇本」、沒有「演員」,怎樣拍?就是在的士的車廂內安裝一部猶如偷拍鏡的攝影機,導演則充當的士司機,不同乘客登車,自有不同話題,不同的事件發生。
有趣的是乘客登車後,認得出約化巴納希,除了詢問他為甚麼當起的士司機,言談間也大談電影問題,這位靠賣盗版電影為生的小矮子,言正詞嚴的合理化自己的行業,正如他自己所說,不是因為他販賣盗版的美國電影,伊朗的電影愛好者及學生,何來途徑欣賞外國電影?
一名在路邊遇到交通意外的男子,被多人協助下送上這部的士,要求到醫院急求,在車廂內,護送的妻子哭得死去活來,男子卻要求用的士司機的手機拍下遺言,說明死後,不顧伊朗禁止女人承繼遺產的法律,也要將一切留給妻子,並囑付他的兄弟不得異議,兩夫婦抵達醫院後,妻子不忘打電話給的士司機,叮囑一定要傳錄影片段,以便作日後之用,這段劇情令人忍俊不禁。
全齣電影的演員,鋪排得疑幻似真,又演出相當好,因為實在太自然太生活化,讓你相信他們就是活生生的乘客,但又在導演安排下,說出一切想反映的事,就如偶遇的維權律師,幫助觀賞球賽而被罰的女生;老師與自由工作者爭論,是否應該用死刑對付小偷等等。
導演玩轉傳統拍攝電影的概念,電影中的鏡頭從來沒有離開過車廂,就算要看外面的世界,也都是靠扭轉這個鏡頭,加上其小侄女利用自己的相機,攝錄所見所聞交功課。影片沒有華麗場面,沒有型男美女,更沒有任何特技,但電影帶出的訊息如此豐富,也更讓我們好好思考,創作自由的重要,當一個地方,沒有自由,縱然是使用先進的電子產品,街道繁盛,人民的精神文明仍是空白。
 

我的推介:
《Show名係最難諗㗎!》
4名年輕劇場創作人和演員,要在3個星期內創作一個全新的音樂劇參加比賽。然而,除了因為時間倉卒,而導致大腦閉塞之外,願意投資的老闆又要指指點點,將劇作改到面目全非,甚至換掉演出班底!面對「金主」的無理要求,創作人是否只要「有求必應」就必定可以名利雙收?友情、理想與成功之間,應該如何抉擇?

演出團體:藝堅峰
編劇:Hunter Bell
導演及改編:陳永泉
音樂總監及現場演奏:孔奕佳
翻譯:李穎康
粵語填詞:方若君
主演及改編:張紋嘉、張學良、張國穎、陳健迅
日期:本月18至21日
地點:香港文化中心劇場

回首頁      列印

 

/10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