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這個說法太浪漫 - 黃明樂
清酒才是主角

2015年06月01日
   

 

下午。落場時分。跟Faye在IFC的「稻菊」細說吃喝種種。Faye剛考了唎酒師的資格,雙眼閃閃神情極滿足。
唎酒師是甚麼?就是日本清酒的鑑定師。Faye說,目前香港大概只有二、三十個。我笑說,你比一個腦神經科醫生,更珍貴。
唎酒師,都是苦讀回來的。日本酒サービス研究会及酒匠研究会連合会(SSI)合辦的課程,遙距要唸一年以上,當然也可以親身到日本修讀。Faye在日本餐廳工作多年,現在又多添一個資格,有感而發道:「其實,清酒才是主角。」
她說,大部分客人,都是先點菜,後選酒。菜式差異大,配酒就只可以選最百搭,也相對沒有性格的世界酒。但愛酒的人,不會用酒配食物,只用食物配酒。按當天的雅興,先決定喝甚麼酒,食物只是贈興的綠葉。
清酒分四個大類,薰、爽、純、熟。薰酒有清香的果味與花香。Faye給我雪藏好了10至15度的稻菊純米大吟釀,這個溫度,不冷也不暖,果香發揮得最好。一試,嘩嘩不得了,入口甜,又有清香,從未喝過這種味道的清酒!配幾片開胃的牛鰍魚薄切,剛剛好。
然後,我們開了爽薰的久美之浦純米大吟釀,果然清爽。爽酒?最夾天婦羅。炸物跟爽酒的化學作用,就是耐喝!然後,純酒來了。山形縣出羽燦燦米的辯天純米大吟釀,醒酒後,呷一口,嘩,滑到不得了。來一客鐵板飛驒牛肉,對比之下,更突出清酒那香醇。一口酒,一口肉,興奮得腦袋開花!
Faye為工作考唎酒師牌。微醉的我卻想,不如也考一個,不為甚麼,就當為自己挑酒。買了好酒,再想想煮甚麼來配。清酒,才是主角。但求一醉的喝,倒不如精選細嘗,齒頰留香。


黃明樂,自由創作人,作品包括《通識救港孩》、《港孩》、《從AO到Freelancer》、《光明女樂》及《聰明一點就夠》等。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