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影視通識樂園 - 陳龍超
當高音墮入低谷,資本主義下,還可超生嗎?

2015年05月22日
   

 

老外歌劇對港人而言,實則是非常陌生,背後卻有豐富、可供消費的價值。只要懂一、兩個招牌劇目,多少就能裝作擁有若干的文化資本(Cultural Capital),方便在社交圈裡混混,被溝淡,因長期浸淫在後期資本主義的銅臭味,而文化資本也可透過經濟資本交換回來,因此富二代往往會被送到歐美留學,回國後為自己家門添光環,究竟有甚麽是錢買不到?


錢,每天也在恃勢凌人
哈佛教授Michael Sandel已著書探討,世上一些金錢不能交換的東西,只是數量愈來愈少,在經濟結構上,工人自願接受強制勞動,合理地被資本家剝削才能,並不斷製造利潤,工人即使獲得工錢,也是繼續為資本家和財團服務。除了生活所需,還要購買娛樂,平衡強制勞動的結果,但工人愈勤力去做,薪水不一定有合理升幅,人工追不上通貨膨脹,實則更是不斷減人工,大家不覺進入了惡性循環,就是要付出更大的勞力去交換生存,繼續在低谷攀爬,無暇去尋找所謂的理想,要爭取思想上創作自由,似乎就要首先獲得財務上的自由。錢幣所代表的勢力愈來愈大,把世界裡的東西不斷染金,難怪談投資的都是暢銷書。
 

真人真事改編,一睹韓版方進新
曙光影業買了《上帝的男高音》是個高風險決定,韓片、歌劇都不是本地入場客的關鍵搜尋語,加上卡士不強,按理能排上畫已經渺茫,曙光老闆Dora當然明白箇中利害,生意可不是慈善,乃是要賺錢的東西。然而,她最後還是買了下來,傾談間她表示被故事吸引,希望讓香港觀眾體會這位南韓男高音裴宰徹(劉智泰飾演)一生的高低起跌。論大起大落的劇本,近期可首推真神劇《大時代》,每集平均送出一至兩件慘事,把你心頭撞至七零八落,《上》的特別處就是真人真事改編,當方進新贏了陳萬賢,理應當上主席,卻中途殺出蟹哥,被他無理打殘,在極高點滑落,而《上》的男高音事業剛好如日中天,有機會讓黑頭髮的黃種人跑上頂級舞台,豈料搵食聲音卻突然遭逢患難,人生跌至超低點,生命突然好似玩緊修羅級,當商業價值跌至零,partner大條道理四散,這位男高音應該從此玩完。誰知有位日本代理竟然有著不死熱血,替男高音找來名醫,採用大膽的醫療方法,期望把他的聲音復活,活在修羅級的男高音被激勵,妻子又不離不棄,再次從低谷攀上高山,這是全片最勵志的地方,亦相信是老闆Dora買下此片的原因。被資本主義冠以失敗者(Loser)的人,竟然可以昂起頭做人,違反了市場主導定律,原來現實也有人可以逃出框框,不計自身利益去助人,亦有人可以不受框框限制再次站起來,處於低谷不一定能跑上高山,但贏不了,也不一定要自命輸家。
 

英雄前身多半是廢柴
把《大時代》股神葉天推演一下,就算殘障了,也要逐步走回屬於自己的世界,箇中精神,跟大收旺場的《全力扣殺》一眾羽毛球手遙遙呼應,香港目前最多的身份就是loser,大專學生三句唔埋就以「廢青」來自嘲一番。本地現實的確非常糟糕,無謂扮積極搞正向思維,但即使多廢柴也可劃出團火,那怕被人label廢柴廢青,自己的路自己走,自己世界自己尋,不完美,也很完美,把頭轉一轉,低谷就是高山。


陳龍超
紀錄片導演、電台節目《吾係電影人》主持,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email protected]

回首頁      列印

 

/12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