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影視通識樂園 - 陳龍超
come on!要激活就要《全力》晒冷

2015年05月06日
   

 

由聽見有人開拍一齣有關羽毛球的電影,已經十分期待,那時剛好跟伊健做訪問,他表示拍攝過程很好玩,方式很特別。用上「特別」來形容導演的,筆者記憶中還有一個,出自非演員口中,乃是早前不幸離世的好好攝影師——高佬和一班機器組同事。他們日以繼夜開工,對拍攝角度可謂瞭如指掌,然而,他們形容那次合作就是「好玩,估唔到可以咁拍」,後來才知他們指的該次合作的人,就是麥兆輝。今天他跟莊文強已是本地導演的悍將,要搞活電影行業,就要鼓勵長江後浪推前浪,數今日年輕導演,周顯揚、黃修平和麥曦茵等相繼跑出,位位都是熱血輩,而筆者最有期待的,倒是伊健口中的郭子健。


如何做好阿二、阿三同阿四
郭子健首作《野良犬》,之後是《青苔》,而《打擂台》則是開花之作。《打》拿了大獎,藉一位終日被bullying的年輕人祥(黃又南飾),帶出一班被遺忘並已屆年老的隱世茶樓高手。同病不一定只有相憐,也可以彼此爆seed,不問拳腳結果,只問當下有冇guts,無謂多廢話,唔想贏就唔好打,直接為處於社會邊緣的小群給力。這套主旋律結果被推演至描繪近年中港不均勢力,陸續出了部分以運動、警匪片包裝,內容實則撐港人要自強的電影,《激戰》、《掃毒》就是例子,以果為因往上一推,拿了當年金像獎最佳電影。《打》得獎必然有其道理,勵志不一定要最後贏人,冇輸俾自己就得咗,想法不離地之餘仲勁踏實,當市面冠軍只有1個,第2、3、4、5該如何自處呢?它提供了一套能夠安身立命的大法,郭子健和鄭思傑執導《打》片的想法受了星爺影響,跟《喜劇之王》裡尹天仇演《雷雨》是同一道理。
 

人生賽場其實無壞人
筆者認為郭的新作《全力扣殺》就是《打擂台》精神的延續——繼續救救苦難港人。今次以伊健為首的中年人士劉丹,聯結梁炳(梁漢文)、師兄(劉浩龍)演出,角色設定照舊去到盡,他們在人生上半場受盡風吹雨打、傷痕纍纍,談的主題是第二人生(second life),探問中途轉陣,究竟有幾難?伊健的角色離奇地選了打羽毛球,羽毛球卻選不上他,面對呢個普及的十字路口位,單係頂得住身邊的噓聲和煩音,已經超勁,能夠企穩就係一種威力;他還要迎難而上,用血肉長城說明人生劇本不是一味得是日精選,而超儀和大師的角色就是他們的繆思,結構雖跟《打擂台》近似,但換了決勝的舞台,氣氛依然熱血,去到人生賽場其實無分好人、壞人,對手其實只有自己,難打是真的,但當發現對手原來得自己,一生好醜其實只需向自己交代,反而可以孑然一身。
 

仆緊不用愁,因為一無牽掛
把不同角色連起來,就是社區,也是香港倒影。香港條命已屆中年,華麗轉身輪唔到我哋,要打贏,除了敢於行出第一步,面對競爭超激烈的世界,我們能夠/或者/唯一能做的,就是「全力」作戰,引用心理學家Alfred Alder所講,這份「全力」,指向的不是事事要強的能力,一件事能否成功,決定性就是能否持有一份全押上去的勇氣,簡單而言就是「晒冷」。香港未復活,皆因未仆夠,而你又不幸地正處於全力仆緊的階段的話,不用愁,當你發覺已經冇嘢輸,樂得輕鬆一搏時,人生就如一場賭博,我們也只是一位賭徒。不順耳?說成是投資者,中聽乎?
 

紀錄片導演、電台節目《吾係電影人》主持,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email protected]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