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影視通識樂園 - 陳龍超
江山代有才人出,誰是下位Whistleblower?

2015年04月29日
   

 

 《第四公民》是一齣紀錄片電影,值得欣賞之處是,其內容跟世界公民日常生活有關,而拍攝地點則跟香港人更為密切,大部分都在香港取景,卻非旅發局所提倡的特色景點。場景乃於一間酒店的斗室之內,此片紀錄了幾位偵查式老外記者,跟人氣爆燈的Whistleblower——前CIA特工Edward Snowden先生的對話。


《第》片由奧斯卡最佳紀錄片得主Laura Poitrans執導,由於過程屬秘密式拍攝,故觀眾自然不能要求有極棒的拍攝角度、收音和燈光,此類紀錄片欣賞,應是從拍攝難度和涉及內容的爆炸性。雖然坊間較難為Public Interest(公眾利益)一詞訂下明確定義和範圍,更有媒體以它為盾牌,合理化侵擾性採訪行為,實則就是讓報道變得更Juicy,滿足The Interest of Public。但《第四公民》內,關注的肯定是涉及公眾利益事宜,而Snowden先生願意冒險爆料,多少都是衝著事情涉及極大公眾利益,才以身犯險,當上落難英雄。



     要看,看自己有多無知?!
當香港傳媒收到此事風聲時,已由英國《衛報》首先作了相關報道,中外記者也只能雲集酒店內,跟該報記者Glenn Greenwald打個照面問幾句,本地記者們縱有地利也無奈落後於整個形勢,而飾演花生友的港人,或許對此事感覺困惑,既遠且近。每天被網友和市民不斷鬧爆,想推倒重來的香港,卻是Snowden認為最適宜洩密的地方,叫人百思難解,就算他最後戲劇性地離開香港,也頂多看成外交角力風波,Prism事件究竟有幾恐怖,與我好像沒甚關連。然而,事件卻成了世界各地頭條,箇中落差其實甚值注意。香港人被薰陶成為經濟動物(economic animal),除了發展硬道理外,為了盲目追求經濟數據和排名,大家到底犧牲了甚麼?或者該為甚麼犧牲呢?

市民的關注點,多少也跟傳統傳媒的改變有關,國際新聞究竟佔今天的報紙版面多少?讀者或許不會察覺,芝士已被無聲無息地偷走了,作為一個經濟已發展地區的城市,公民卻極欠缺一種普世視野。當大家不想被矮化為祖國一個掛名一線城市時,偏偏被動地接受讓人腦殘的資訊,要保持我城所謂的獨特角色與地位,經濟與政治其實就是雙生兒,公民極需關心自身政治權利,這是「聯合國人權公約」所賦予給簽約國家的公民的權利。Snowden事件關注是國家權限問題,是否因為反恐等看似冇得駁斥的大事,就可合理地剝奪個人私隱權?把所有個人資訊因著大數據的配合下被收藏和被竊聽呢?


       要看,要看下位有幾堅?!
Snowden事件當然還涉及國際層面,連盟友德國總統的電話,也被美國情報組織監聽,就知道大美國本身的底蘊。事件揭示了科技能力愈大,權力則愈大,責任也愈大,大幸的是,美國今日仍受人權法例制衡,倘若這次Whistleblower要揭示在極權制度下,例如是北朝鮮肥仔的諸般醜行,相信他或她早被群狗咬死;然而,從《第四公民》中近距離觀看Snowden在港停留8天的受訪歷程,除了可證實竊聽風雲的資料搜集冇呃人,還可以看見,作為Whistleblower的心理變化,單看行為已是相當勇武,但內心的掙扎位又是甚麼呢?紀錄片的優勢就是,讓有心觀眾窺見箇中微妙的變化,當有人說他要當英雄的同時,戲內卻有另一番解說。以往那種像「水門事件」的告密方式,靠賴代表第四權的傳媒扛起,讓Whistleblower免受刑責,但已經不太work,今天spin doctor可把公眾視野失焦,要有效擊中目標,是要付上愈來愈沉重的代價,可幸的是,70後有Julian Paul Assange,80後也不失禮,有個Edward Snowden,有90後嗎?拭目以待。



紀錄片導演、電台節目《吾係電影人》主持,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email protected]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