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影視通識樂園 - 陳龍超
《大時代》 從來未如此on sync過

2015年04月22日
   

 

觀看對下一代已經out out哋的面書,出現了連續劇《大時代》的洗板潮,無記深宵舉動,肯定擄獲不少上一代電視觀眾曾經的赤子之心,懷緬一下剛憑《竊聽風雲3》拿下影帝的劉青雲的演技。拿了男配角獎的曾江,還有穿「0002」股市交易服的松哥(劉松仁),以及穿上校服仍甚為迷人的藍潔瑛,對上一代人,《天與地》靠邊站,韋Sir(韋家輝)這齣才是真正神劇,相信今天的年輕巴絲打,再看仍然唔會覺得out。唔out原因,一係當年意念行得好前,二係香港現象依然持續,丁蟹一族惡勢力仍然不斷恃勢崛起,充斥市面,迫害講道理行正常career path的正當市民。


股市是人間無常的寫照
城市要不斷發展,自然走上金融集資之路,股市今天雖被詬病為大鱷和大孖沙的搵錢天堂,把市民大眾錢當ATM,但金融本身有其社會功能,透過投資,可保市民血汗不被侵蝕,投資上市公司也可提供生意人集資發展的機會。中間的道理,讀者唔多唔少都識,但識唔代表會理會甚麼是良性發展,當股市迎牛趕熊,即係一個難得賺快錢的好機會,大家爭住摸頂高沽,而早沽則成為日常生活的gossip位,字面跟人家表達蝕底咗,實則表示自己也是贏家。一種多良好的制度也可被人類的劣根性扭曲,股市只是韋Sir借來的場景,作為方便解說的case study,人世間奇異處在於既有精明、正直的方進生,又存在常人不能理解的土豪丁蟹。股市有升有跌,玩家可不按章法,按價值投資的方法不一定長勝,垃圾股有時也會忽然彈起,股市升跌就是無常,乃人間寫照。
 

可以幾折墮就有幾折墮
不公事十常八九,《大》劇內,丁家彷彿要向方家討前幾世的巨額欠債,家破人亡也還不清,四十集裡的大半部分,方展博一家都打緊逆境波,把人生最慘烈的遭遇極濃縮地爆發,觀眾看得摩拳擦掌、憤憤不平;一個運字保住丁蟹不死身,滔滔(林保怡飾)這位孔明也被搞至雞毛鴨血,記得那幕播著王菲歌曲,目睹羅慧玲(藍潔瑛飾)慘死,叫人極度惋惜,方展博後來幸得紅顏知己慳妹(周慧敏飾)和龍紀文(郭藹明飾)的幫助靠攏各方勢力,左閃右避才保住玩家身份,報仇遙不可及,狀態只可形容為偷生。
「運」就是無常,用盡了就有轉機,半張鈔票兌換3個承諾,借運打運,劇情現轉機,積聚多時的力量又是短時間內爆破,被人踩得多甘,按牛頓力學,反作用力就有多厲害。方丁兩家所代表的就是冤家,抱著反差極大的價值觀,注定彼此相衝成仇,避也避不了,而股市就是他們時代的戰場。所謂大時代,因為商業戰場可以轉眼致富,轉眼仆直,沒有戰壕式決戰的拖拉,生死對決在於微妙的瞬間,不亮刀鎗不滴血,卻可致命,神劇之所以神,在於築建一個世界,透過人物線交錯,看似有理可循,有情可追。世界不只無常,更是無明,很多很多情緒波動,大起大落之後,剩下來只是一輛單車遠去,播著《紅河村》,一切歸於平靜,平靜必先經過磨難,而成功過關的代表就是方展博。
 

選中了最美好的重播時候
神劇不能用一般勵志來形容,因為苦難來得甚為赤裸,可喻為挑戰人性抗逆力的災難片,沒有cctvb一般劇集般走和諧美圖,重播了幾次,回應著不同香港的日子,今天再看,站在當下香港的脈絡,甚具玩味,香港人就是正在受難的方展博,脈搏跳動從未如此on sync,至於誰是逼迫的丁蟹一家,大家可以default對號入座,反正豺狼之輩,未入夜已傾巢現身。


紀錄片導演、電台節目《吾係電影人》主持,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email protected]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