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影視通識樂園 - 陳龍超
瘋人《瘋語》浮面了,不能裝睡扮唔知

2015年04月15日
   

 

本地電影作品以精神病為橋段創作、角色設定其實不少,當角色罹患精神病,就會幹出一系列不需要太合理解釋的行為、舉動,引申出謀殺、追捕等juicy情節,結果精神病通常都跟嚴重罪犯扯上了關係,精神病往往被編劇工具化了,為票房服務,極少把精神病當成一個社會問題去處理。


最深印象倒是上世紀一齣由小寶(爾冬陞)導演的《癲佬正傳》,其兄秦沛因戲中演出獲得了最佳男配角獎項,演員還有當社工的發哥和精神病患者的梁朝偉,星光熠熠,具話題性但票房不算很好,或許這個社會議題太寫實、埋身,觀眾反而想保持距離,從光影裡享受逃離現實的快感,隔了多年,小寶變成了監製,李光耀編劇、執導,劉青雲和黃曉明主演,再次製作有關精神病為主線的電影《暴瘋語》。

《暴》開宗明義以精神病人為主線,劉青雲的角色就是精神病康復者,而主診醫師則屬黃曉明,因為大眾不理解,當知道對方曾患病,便很容易default送上白眼、刻意迴避的情況,所以康復者偏向隱藏過去,精神或情緒其實都只是一種病而已,而今時今日在香港,情緒病雖不至於普及至傷風感冒,但身邊總有朋友是輕度患者,劇本不直接地言明患者其實並非社會弱者,不夠堅強所致,乃像一陣暴風雨,無篩選地突然來襲,叫人防不勝防,弔詭的是患者通常難以察覺自己有錯亂,如幻聽和幻覺等徵兆,沒能力認清甚麼是現實,故亦不會主動求醫就診,編劇則從此點推演故事情節,增添懸疑味道,好讓觀眾不會太hardcore接受訊息,黃曉明今次算是演出突破,涉及頗多的情緒高低,跟青雲關係有點像《魔警》中的張家輝和吳彥祖,由老手帶著後進,屬健康和平穩安排,全片氣氛凝重不俗,把嚴肅社會議題和商業元素頗能融合,如能加入輕度情緒病為支線則更為落地、埋身。

醫者和病人,誰醫誰是戲中一個諷刺的提問,香港各處現在心理情緒相當壓抑,只是當權醫者是否具父母心、足夠能力去疏理,不用說得太明吧,官場瘋語蔓延中。


紀錄片導演、電台節目《吾係電影人》主持,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email protected]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