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影視通識樂園 - 陳龍超
復活在於遇上《狼》?

2015年04月08日
   

 

甚麼叫復活?就是先要經歷死亡。復活的生命是耀眼的,光芒已超越了「翻生」的意義,雖不是每人都像耶穌,只需3天便重現人間,對「非基」人士來說,復活可能很遙遠,因意義專利被圈在信仰內,只是幾天抖抖外遊的假期,但至終很大可能不太情願地重返職場崗位,嗅著那種Monday的藍色氣味,面對zombie式的生涯。一種世俗形式的「復活」其實頗有市場,只是走上這條路,除了個人意志,還需長生天的眷顧,一切都看緣份。
 

電影《五個小孩的校長》的呂校長,能夠把幼稚園起死回生,全靠幼稚園已被主流放逐,製造了空間讓她做番老師,不被繁重的行政工作搞至「不務正業」,得以專心實踐人本關懷。外人看似被放逐的呂校長,實則是在新土地休養生息,進行一場生命transformation,因此,復活的世俗客觀條件就是要被「流放」,完全自主地immersed在沙土中,刷去種種主流賦予的面具,呈現一個authentic self。
  

被擊醒
電影《狼圖騰》也是同一個道理,陳陣(馮紹峰飾)遇上了鮮有的下鄉運動,從北京被流放至蒙古的草原,參與同化蒙古人的任務——教授普通話。他帶著自己被mold多年的價值觀進入完全不同的文化地,以現在而言,就是一個冇錢賺的working holiday,腦海不期然浮出Tom Cruise、Kelvin Costner等主演作品,主角如何被人家的文化收編,成了新移民,掉轉槍頭兼反碗底。陳陣遇上了文化衝擊(cultural shock),不是被擊倒而是被擊醒,發覺世界可以是個不同價值觀的並行時空,開始脫去了城市的襯衫,穿上大漠風衣;但「狼」特別之處不只於老外穿唐衫,農業與畜牧的拉力成了戰場,而狼隻就是這場戰爭的鬥士或受害者。除了地土文化,陳陣的「復活」還需一個借狼作的metaphor,他被狼的生活和形態迷倒,不惜違命私下養狼,跟牠在一起會遇上各樣麻煩,但沒有麻煩事,就反映不出自己到底要守著甚麼、緊張甚麼,知道了就是開始覺醒和復活了。陳陣的復活是慢慢的,這場復活之旅,狼雖然大量消失,但狼魂早已建構了陳陣的靈性部分。
《狼》片見大漠風光、狼馬追逐,近距離觀狼,但官能刺激外,實則要鋪陳一個「狼的傳人」的出生,繁殖的方法並非肉身相交,乃是藉字裡行間描繪大家對長生天、大漠的嚮往,身份不是人家賦予的,說你是龍便是龍,自己圖騰自己找。有緣人,復活在你,生命也在你手裡。


紀錄片導演、電台節目《吾係電影人》主持,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email protected]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