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雨說紛飛 - 心雨
傳媒場的離地世界

2015年03月26日
   

 

要數算我的人生,想必拿最多著數就是電影戲票。從讀書時期開始,因機緣巧合投身電影學會幹事,總能向不同電影公司索取優先場戲票先睹為快,從那時開始經常看戲也不用購票,卻要習慣預早排隊入場,因為場地永遠不設劃位,座位先到先得。每年電影節,所有場地同樣不設劃位,先到先得。到投身社會工作,又投身電影行業,於是繼續看優先場,導致自己甚少購票看街客場,有時還真的不知道,街客反應與業界反應的差別。
優先場的座上客大多是業內人士,大家看戲也懂得尊重電影,放映期間甚少會持續講話或一直踢前排觀眾的座椅。由於多年來的觀映空間都較為專業,當我閒時走進街客場時,容忍度便會減低,身旁觀眾一直聊天便忍不住出言警告,卻很多時遇著有些觀眾,即使你出言警告,對方也當耳邊風,有些甚至會「兇」番你轉頭,說香港有言論自由云云。當然亦不能在戲院場所跟人家爭吵,於是又將那道冤屈氣吞進肚裡,看完電影又飽又納悶,又被分心不能投入,心情欠佳。
按觀映場地亦可看出分別,旺角百老匯簡直像市集,內裡觀眾大部分屬高談闊論派,但幾條街之隔的百老匯電影中心則是另一世界,觀眾看戲都很安靜。不過以上只是概括計算,總會遇到多口觀眾。終於我決定,假若再在戲院內遇到聊天的觀眾,便拿自己手機出來,挑選那張一早寫好的警示肅靜圖,以手機的大螢幕及亮度來讓全院觀眾看到我把螢幕對準誰人,讓群眾壓力以及擾人的強光來告誡對方,然後自己一粒聲也不用發出。我相信,這會是個最文明的警告方法。
這些年來,有幸一直能觀看傳媒場,內裡遇見的觀眾大多熟口熟面,在影院內有感比回家還親切,在場的人大部分都認識,即使隻身闖進優先場,亦能遇到一個半個朋友能夠一起觀看;同時,這種看戲模式令我習慣排隊看戲的規律,排隊期間是各人交流之時,影院內的小世界就這樣建立出來,只是同時有感很離地,因為香港大多數影院的氣氛,都與我所觀看的場次不一樣。


從事電影宣傳工作。愛電影、愛生活。一直醉生夢死於光映之間,只求長醉不醒。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