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影視通識樂園 - 陳龍超
《馬丁路德金:夢想之路》講glory講suffering,但漏咗?

2015年03月23日
   

 

 《馬丁路德金:夢想之路》(Selma),最唔開心都係上映場次出奇地少,係咪話題敏感所致就任由大家推想,總之筆者上周四去看,幾乎全院滿座。該片在奧斯卡得獎,一句撐香港感言成為一時熱潮,優先場也拿不到門票,只是熱潮洗板了幾天就自high完畢,似乎無以為繼,入場撐唔係因為要回禮,乃是因為一件幾十年前的事,到今日texture先夠豐厚、較為完整去討論。


「雨傘」後出了不少暢銷作品作紀錄,背後有其功用,但整件事情其實未完,浪接浪的反水貨客、第三條跑道,全部都是戰線的延續,唔好咁天真以為,學生返番學就冇事,因為整件事按巴士阿叔金句話齋:根本未解決!最難搞是戰線遍地開花,無路捉,亦唔知可以去到幾激,這就是港人心底裡彼此傳播的焦慮。
 

政團背後
《馬丁》導演篩選了這場公民運動其中一場戰役,讓大家去認識不同政治團體背後的權力運作。一個神職人員去搞社會運動,不是光靠祈禱、讀經,公民抗命只是個大理念框架,框架下也要講求策略,聯結不同勢力。電影鏡頭必賣金博士(馬丁路德金)威猛動人的演講,也同時揭露他在人後的心理掙扎,他的團隊曾在運動中多次受挫,而Selma一役算是成功的一次(這點港人也要注意,社運從來都不會一步登天),把人物從神位還原到最基本,當面對最大的權力——建制政府時,很多時都會被打壓,例如竊聽、恐嚇和離間,而鋒頭愈勁的人物,力度則愈大,搞不定就玩暗殺,妻子兒女雖不在前線,但其實亦難免受牽連,而搞家人可算是最惡毒一招,所以該片不覺地展露出:行得上呢個位置,就預咗好多嘢要一併付出。
 

牧師為何要抗爭?
好端端當一位牧師便好,為何要搞到自己雞毛鴨血?雖然戲內未有對白明言,但整個setting叫這條問題呼之欲出,這是人物故事裡一個關鍵位置,也是讀者離開戲院的一份紀念品,好幫助解說自己過去一些不計成本、全情投入的作為或經驗。《馬丁》從intro借Oprah Winfrey講行政制度如何被權力把手濫用,到中段展示,權力打手在示威過程裡,如何有意識地製造恐懼,政府及部分既得利益者如何實踐不公不義,視憲法賦予的平等觀念於無物。然而,這都是別人的悲慘故事,跟馬丁路德金沒有甚麼直接關係,只要上網稍為search下,就會發現成千上萬的受苦一群正等待救援,但肯定不會事事動心甚至瞓身。《馬》片導演把金博士推到牆角,卻未有交代以往跟今天的積極關係,翻查資料,原來馬丁本人一直是這種制度的受害者,因為這番經驗,讓他在受苦中找到繼續抗爭的meaning,這是該片美中不足之處。
香港人可能要捱更多苦,先可以拿到政治平權好處,綜觀六十年代的美國也是如此艱辛,可想而知,能夠挺下去都不是光靠一位民間領袖(一來很難找到金博士這類講良心的社會運動者,二來今天已不再相信一人領袖,傾向遍地開花),倒不如細心搜尋自己的生活經驗,便可找到繼續挺下去的具體理由,沒有這種小小的獎勵以推動自己繼續向前,就只能在小事上發下老脾,消消氣。社會運動講氣氛,更講持久力,唔想被人睇死,你自求你道吧!


紀錄片導演、電台節目《吾係電影人》主持,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email protected]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