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審計密探CIA - Bittermelon
銷售稅與擴闊稅基

2015年03月20日
  • 對於是否推GST,市場有不同意見。(資料圖片)

   

 

財爺在預算案中重提「商品及服務稅(Goods and service tax,GST)」,引發各方猜測,政府是否有意再推類似稅種來擴闊稅基。或許不少會計同行支持GST,令外界以為這是業界共識,但瓜瓜卻非常反對香港開徵這種累退稅。
反對原因只有三個字:「不公平」。GST不論貧富只按消費多寡徵收,看似「人人平等」,最大壞處是未有考慮納稅人的經濟和負擔能力,完全違背稅收公平原則。記得曾看過一幅「平等不等於公平」漫畫(在google打入「平等公平」按圖片搜尋),充分說明何謂公平。漫畫共有兩邊,左邊講「平等」那幅畫有3個身高不同的人想看球賽,但前面有一道牆擋著。現場剛好有3個大小一樣的箱子。若每人用一個,看似相當平等,但矮個子太矮,即使踏上箱子仍看不到球賽,僅中個子和高個子看得到。右邊講「公平」,高個子其實不用箱子也可看到球賽,只要他將箱子讓給矮個子,結果3人皆能看到。這幅漫畫正好說明稅收按納稅人的經濟和負擔能力徵收才算公平。反觀GST,因其累退性質,稅收對富人微不足道,對窮人卻影響甚大,最後只會加劇社會貧富懸殊。徵收GST還會加重企業和政府行政成本,會計帳目也會變得繁複,違背香港一向奉行的簡單低稅制原則。
政府說要擴闊稅基,理由是經常收入偏重於薪俸稅和利得稅。翻查過去17年政府帳目發覺確如此。自1997/98年度至2013/14年度,兩者佔政府該年總收入平均37%。此外,2014/15年度修訂預算和2015/16年度原來預算,比重也分別有41%及39%。但兩者極度依賴小部分納稅人。據早前政府發表的《長遠財政計劃工作小組報告》,如2011/12年度,逾六成利得稅稅款來自9.5萬間企業,此數量相當於該年全港註冊公司數目的11%。即是說,須繳納利得稅的香港公司僅一成一。薪俸稅也一樣,該年香港工作人口360萬人,但僅45%,即163.4萬人需繳納薪俸稅。更嚴重的是,逾四成薪俸稅稅收來自3.2萬位納稅人,其餘六成來自160.2萬名納稅人。稅基這樣狹窄,若經濟轉差令納稅人收入大減,勢必影響政府收入,從風險角度來看,的確需要擴闊稅基。
但此說值得商榷,因政府另一重大收入即賣地收入是不計入經常收益。於過去17年,政府每年賣地收入佔總收入平均約13%,最高在1997/98年度有22%,最低在2003/04年度有3%。數據清楚說明賣地收入持續且重大,說是「非經常」又何從說起?故應視為經常收益才對。或許有朋友問,賣地收入視為非經常又怎樣?問題可大了,因政府需按照「量入為出」理財,在制訂預算案時,政府只以經常收入支持經常開支。換句話說,經常收入多寡直接影響經常開支。故政府每當有財政盈餘時,總因賣地收入等非經常收入而產生。以2014/15年度修訂預算為例,政府收入較預算高出406億元,當中32億元是賣地收入而起。但這些盈餘不會使用而只撥作儲備,難怪財政儲備結餘年年大升。
香港地價高昂,日常消費中有很大部分是店舖租金。說得難聽點,地產商像稅吏,協助政府向我們徵收「地產稅」。忽發奇想,若政府制訂長遠賣地計劃,並視賣地為經常收入,香港不必擴闊稅基,因地產稅影響各階層。這樣說有點牽強,因賣地收入非直接稅,而以本地名義生產總值百分比計,賣地收入較利得稅和薪俸稅波動。我們不能忽略賣地收入每年非常豐厚的事實,某程度彌補直接稅稅基狹窄風險。若此論正確,我們根本不用擴闊稅基,銷售稅更沒必要吧?  http://bittermelon2009.blogspot.hk/

回首頁      列印

 

/9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