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影視通識樂園 - 陳龍超
《雛妓》沒有呂校長 遇上甘先生,幸運麼?

2015年03月13日
   

 

上次談及電影《五個小孩的校長》,講述千嬅飾演的呂校長如何「拯救」一間只有5個小孩的村校,並以此案例倒映香港的貧困學童,片中主角各有自己的家庭故事,有父母雙亡由親人湊大的,有中港婚姻變相單親的,更有南亞裔家庭,電影強調的教學法,不是坊間一些「賣錢方程式」,而是透過校長身體力行,讓學生感受到其他人對自己的不離不棄和同行的愛,自行修補破損的自尊感(self-esteem)。


《五》片著重的不是如何救校,而是提倡如何育人,甚至示範了接近完美的家校合作。很多學生、家長都口頭渴望這種以人為本、因材施教的模式,只是這間村校以外的世界,卻是一套非人化、講求效率和競爭力的學習模式,學生把學習看成差事,家長不得已要參與子女考試、功課;而呂校長之所以成功,皆因村校早被主流放棄,才有空間讓她盡情發揮教育理想,亦即是,要普及這種育人教學精神,就要在現實裡向已成教育產業的利益團體挑機,長路雖漫漫,但呂校長的幼稚園一天存在,一點燭光仍能替人照路,驅走黑暗。
 

5個小孩Vs何玉玲
《五個小孩的校長》跟《雛妓》雖屬不同級別,但談論的議題卻是類近,處於社經地位底層的人,在資本主義社會裡,唯有靠教育拯救,前者要更新教育制度,後者卻要在教育遊戲規則中獲勝,獲取被認證的資歷(學位)才能走向上流,唯有上流人士才可過有得揀的生活。《雛妓》的故事說的不是小孩,而是少女何玉玲(蔡卓妍飾),這角色也是弱勢群體的代表,單親家庭、母親因學歷低靠賣淫養活家人,按這種成長環境、貧富日益懸殊下,很難走出隔代貧窮的困局,而她能夠逃脫,全因遇上一位另類長腿叔叔甘先生(任達華飾)。
 

冇得揀?
現實裡沒有太多無償付出的人像呂校長,何玉玲跟甘先生從肉體關係開始,靠賴對方財力進入band 1學校重新開始,並當上記者,但上流了卻不代表身心健全了,成長的傷口不像5位小孩般早得醫治,未解決的東西總會不時跑出來,因此她跟甘先生的關係變得極為糾纏和複雜,這亦是全片一個精彩的亮點,很能描繪受苦者內心的不幸,那種hunger for love就是人的基本需要,當你冇得揀,只要是相似的,也會一頭栽進去。


紀錄片導演、電台節目《吾係電影人》主持,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email protected]

回首頁      列印

 

/10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