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影視通識樂園 - 陳龍超
怎樣才算真正愛《小孩》?

2015年03月05日
   

 

當見到15年免費教育遲遲未落實,搞研究行拖字訣,你就知道政府有幾支持幼兒教育,有幾重視人口老化和人才培育。施政報告和財政預算案都俾錢託兒,鼓勵母親就業,投入勞動市場,但其實「雙職父母」往往都是不得已的生活選擇,勞動力更大都趕不上通脹,有得揀,當然由家長自己一手湊大,請外傭除了愈來愈貴之外,一旦請個唔好的,肯定問題多多,疏忽照顧;就算請到個超好的,回家後,當孩子親外傭多過親阿媽,到時搵幾多錢都冇用,關係追唔番。財經界名人曹仁昭的自身經歷就是明顯例子,施政者有傾向把家庭、孩童看成一件貨品,可以隨意找其他人或組織替代撫育,細路仔培育,不只是餵飽就算的。



老土點講,孩子是需要父母的愛和安全感。當社會一味向經濟效力,將會因家庭失效而付出不菲代價,無人理會,是因為未到死人塌樓地步。其實病徵已相當明顯,兒女成了港孩,父母變成怪獸,大家拿著標籤揶揄討娛樂,卻疏忽了元兇就是那套吃人的教育制度,連高官都不信它。大家都千方百計爭入band 1和直資甚至國際學校,「贏在起跑線」的口號盛行,其實亦有其道理,背後看穿了現行教育制度的運作,政府就是把教育矮化為產業的推手,養肥了很多人,同時,亦造成對基層孩童、特殊需要兒童的不公,考試、測驗和功課,多年來已破壞了多少親子間的和諧?


問題源於制度
很多本地電影工作者的子女都身受其害,卻鮮有投資者把這個荒謬面搬上銀幕討論(皆因不信會賣錢),新加坡多年前有《小孩不笨》系列,拿當地教育制度開玩笑,本地近幾年也不是零創作,像是新晉女導演麥曦茵的《烈日當空》(以中學生活為背景說青年面對的難處)、黃修平的《狂舞派》以大學背景談主流以外的職業的可能、紀錄片電影《爭氣》講band 3學生如何透過藝術找到自己的長處。此等電影口碑不錯卻未能引起廣泛討論,它們都把學校或教育作為敘事背景,未有跟始作俑者交鋒,但筆者卻認為問題在於教育「制度」(其實跟回歸後香港面對的處境異曲同工)。學生們從小學到中學,不斷被正規課程蹂躪,被打殘者則被標籤為失敗者,他們便要按社會對失敗者的期望走下去。


挑戰主流市場
要走出困局就要尋找其他活著的可能,正生書院的教育理念就是好例子,只是基於學生背景,容易被看成是另類教育。最近一齣《五個小孩的校長》就有勇氣挑戰主流市場,把問題帶回正軌,焦點放在教育的主場所——學校,該片透過一位校長呂麗虹的真人真事改編,找來5名小朋友演出(兩位屬南亞裔),導演、編劇有心有力地把「教育」最根本的東西呈現出來,溫情、感動不需從韓劇裡的愛情線找,大可來自老師跟學生的真誠接觸,《五》片把大家心底裡對教育的渴望重燃,能否蔓延和持續,就要看大家的具體回應了。
參考資料:教育經常開支佔公共經常開支的比例,由2012年的21.8%,下降至2013年的21.1%、2014年的21.0%,本年度預算更進一步下降至20.8%。


紀錄片導演、電台節目《吾係電影人》主持,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email protected]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