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影視通識樂園 - 陳龍超
《賭城II》與《倩女》真正港式新年禮品

2015年02月26日
   

 

港人對於農曆新年是推動看戲的大節,早有共識,大眾心裡也有慣性期待,究竟今年有甚麼賀歲片?(社交網絡已有文章討論香港賀歲片的由來,有興趣者可自行搜尋),而電影院更成了一家團聚的場所,喜劇本質就是農曆新年的好搭檔,一家笑餐飽極為配合新年節日的內涵,拉近家人之間早已拉遠的關係,有著不可替代的社會功能。無論劇情多不合理,觀眾也會非常享受片末主角們向鏡頭跟大家拜年的畫面,電視台也會製作賀歲連續劇應節,模式跟電影類近,年復年攜手搭建香港的黃金時代。


這5至6年對無記製作彈多讚少,加上發牌事件,大眾也漸處於哀莫大於心死之地,然而,家燕姐做聶小倩的《倩女喜相逢》,卻出奇地勾起筆者觀看意欲。成件事發展極之不合情理,但如果冇家燕姐份,部劇肯定失色,劇情、家燕姐真的很搞笑嗎?不見得。筆者發覺,後面布景愈細愈假愈好看,那套一籃子的模式叫人心生暖意,那種迫你笑的gag叫人感覺親切,情形就像成人後重回兒時天地,一切該是回憶作祟,想念昔日的美好:聶小倩、寧采臣愛的追逐、歡樂今宵的二次創作。


「翻新」昔日經典
這種口味需求不至於成為一種市場,但至少觸動了電影創作人神經,不是重複以往走過的路,而是把昔日類型再次包裝推出市面,早前是《殭屍》、《靚妹仔》,接力的就是喜劇,觀賞它們,除了閱讀劇情,還提升了一個層次——追念美好的過去,而論成功「活化」作品的,首推晶哥今年翻新賭神系列《賭城風雲II》,今次跟上集可謂不同層次,上集在內地賺到不得了,口味卻肯定不合港人胃口(始終要遷就祖國口味);第二集,晶哥創作團隊總算為港人做番啲嘢,除了找來張家輝、劉嘉玲,用友情、愛情線讓發哥繼續「堅」下去,更要欣賞其軟性劇情鋪排,劇情流暢且包含各種商業元素,如溫情、動作、槍戰、爆破和少許鹽花,分量剛好、火候充足、節奏感強,而且笑位密集而準確,還一路向其他電影情節抽水,甚有《精裝追女仔》系列味道,未必下下笑得出,但過程卻愈看愈過癮,帶觀眾通往美好時代。


大玩「賭神」事跡
發哥和家輝在晶哥團隊手裡,可謂合拍到不得了,發哥走平民路線,讓觀眾獲得那種,在街上捕獲野生發哥的快感,換了第二個如此演出,肯定接受不了,而他搭上家輝,則可奉旨大玩不同時代的賭神事跡,家輝演出讓後生一輩想起那個中華賭俠、千王和化骨龍,爆肌之外,他仍然有能量惹人爆笑,這齣電影示範了何謂香港形式的商業電影,晶哥團隊仍然寶刀未老,對變化中的香港,的確是一服不錯的鎮痛劑。


紀錄片導演、電台節目《吾係電影人》主持,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email protected]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