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神戲活現 (甄詠蓓) - 甄詠蓓
酸味人生《飛鳥俠》

2015年02月12日
   

 

去看電影《飛鳥俠》(Birdman),完場時觀眾席燈光亮起,我與同行友人面面相覷,久久未能動身,感覺就像被人打了一身,動彈不得。我知道因為自己乃劇場人,戲的主題對於這行業的人來說都極其沉重,《飛》涉及劇場生態、演員生涯、電影與舞台、藝術與商業角力以及劇評人的影響力等等,全都正中要害。
首先,不得不佩服導演的心狠手辣,找來Michael Keaton這個昔日batman飾演過氣明星Riggan,看見戲中的他扭盡六壬,想盡辦法搞好翻身之作的同時,我們就如目睹他本人的真實經歷——年華老去英雄不再,滿臉滄桑卻又不甘心,劇情與現實互相交疊,眼巴巴地看著一個演員由盛轉衰的痛苦,十分殘酷。
人生充滿酸味,或許是因為「失去」,這是個關於失愛的故事。他失去的不單止是家庭,更可怕是,失去了昔日站在高峰的光輝和注目。演員的惡夢就是失去了觀眾的愛,由傾慕變成嘲諷,失去了現在,也失去了未來,那就酸上加酸。
我常說,演員是一種奇異的生物,既自大又自卑,表演慾強,需要觀眾的注視和掌聲,才能得到滿足和肯定。而《飛鳥俠》中的Riggan除了面對事業低谷,還要處理婚姻失敗、叛逆的女兒、難搞的演員、財務問題,以及想將他置諸死地的劇評人。該片鏡頭在真實的百老匯劇場前後台、紐約街頭巷尾之間穿梭,將演員一切的挫敗和焦躁,赤裸裸地呈現眼前。
而其中一幕最深刻的,是Riggan與劇評人Tabitha在酒吧衝突的一幕,Riggan直指評論者除了懂得標籤以外,就甚麼都不懂,不會明白事物的本質,恃著手執一支筆就抹煞別人的努力和付出。然後,Tabitha的回答也是同樣震撼,她捍衛劇場的珍貴,不容許媚俗的商業來玷污其純粹,反對如Riggan等明星恃著自己薄有名氣就來搗亂,最後拋出攞命的一句:你是名人,而不是演員。這段戲看得我百感交集。
記起幾年前,我導演了莎士比亞名著《仲夏夜之夢》,幾位劇評人邀請我到電台節目分享,我很認真地分享了我對這巨著的分析和看法,還有該次的創作歷程。但我怎樣也沒想到,那只是節目的上半部分,當我離開錄音室後,他們便對我剛才的說話作出批評,以偏頗的觀點來亂扣帽子,扭曲我的創作意圖。這對於創作人是極大的侮辱!自此,我幾乎與劇評人誓不兩立,亦不會將某些人的評論看在眼內。
因為《飛鳥俠》夠酸,連自己辛酸過去都翻了出來,久久不散。看!一齣好戲就是如此,深具威力!


 「神戲劇場」藝術總監,身兼舞台劇導演、編作、演員及戲劇導師,曾奪香港戲劇協會香港舞台劇獎最佳女主角及最佳女配角。

回首頁      列印

 

/80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