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數味.人生 - 李鴻彥
This's just the beginning……

2015年01月23日
  • 日本買債規模超過GDP逾50%。(資料圖片)

   

 

作為財經新聞從業員,你不會亦不能錯過8年來歐美先後兩次量寬(QE)。關於QE的分析與評論,我看了不少,不過經濟諮詢公司Encima Global創辦人兼總裁David Malpass,以《貨幣政策走到盡頭(The World’s Monetary Dead End)》為題的文章,令我印象較深刻。日本以至美國花了數十年都未能證實QE有助經濟起死回生,為何貌合神離的歐洲可以?
David Malpass其實曾是美國助理財長及貝爾斯登前首席經濟學家,熟悉財金運作。他提出歐美日都押注在「零息及買債有助刺激通脹及經濟」理論上,可憐買債規模已超過本地生產總值(GDP)逾50%的日本,迄今仍未找到刺激經濟增長良方。他認為,歐洲央行這次推出QE,成為歐洲各國提供拒絕改革藉口,一個國家經濟應藉私人投資、增加就業等方法推動。
有關David Malpass的文章可在Google搜「The World’s Monetary Dead End」。我希望告訴一個事實,短期或被「歐式QE」規模嚇倒,市場繼而現短暫亢奮,但長遠或得不償失。所謂長遠或僅6個月。了解為何得不償失前要再說一次流動性陷阱(Liquidity Trap)(去年8月以《真‧完美風暴》撰文),該陷阱最初由經濟學家凱恩斯提出,故又叫凱恩斯陷阱(Keynes Trap)。他指當一定時期的利率降到不能再低時,無論貨幣數量如何增加,利率再也不下降,屆時銀行貸款、商業投資以至消費亦不能真正運作。
如將不同國家、央行所推不同救市政策簡化為量寬或QE(美國減息買債、歐洲推長期再融資計劃(LTRO)及買債、日本推出安倍三箭),但通脹及經濟均未有起色(美國的經濟增長能否延續須要觀察),量寬的確有機會失效。
量寬失效、希臘反對派左翼激進聯盟周日獲勝、德國退出歐元非最壞。莫以為我順口胡謅,瑞士及丹麥央行自主自決令德國眼紅不已,前者將利率降至負0.75厘,後者降至負0.2厘,負利率旨在迫走流入兩國熱錢,但德國可以嗎?早在周三歐洲傳每月買債500億歐元前,德國1至5年期國債孳息全線負利率,反映資金避險,試問負利率為何還要買德債?買甚麼德債?關於歐式QE對香港的影響,下回再講,只能透露This’s just the beginning……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回首頁      列印

 

/112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