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筆戰》 - 古俊軒/朱浩霆
佔領落幕
危機未解

2014年12月19日
   

 

持續79天的佔領運動,隨著最後一個佔領區銅鑼灣於本周初清場後正式落幕,政府期望將社會焦點放在即將展開的第二輪政改諮詢,不過,輿論認為年輕學生的抗爭精神將會延續,政府一日不正視社會矛盾根源,佔領行動隨時死灰復燃,香港亦無法管治,因此,政府當務之急應是針對問題,從而對症下藥。



立於街頭 重建互信 與民同行
自梁政府上場,無論是主要問責官員乃至特區政府大小部門,屢面對信任危機。且不提梁振英其身不正,陳茂波無度,酒駕、囤地面不改容;吳克儉無能,連法治都搞錯;黎棟國更涉包庇下屬,縱容警隊,顛倒是非。
政府認受性低,「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比起政府繼續架空民意,筆者更擔心梁振英及建制派的實際目的,甚至不止是製造群眾對立,實乃破壞人與人之間的互信,從上而下徹底破壞一切信任。當信任被破壞,香港人再難相信任何人事,最終只會猶如被隔離,各自爬山,孤軍作戰,香港未來岌岌可危。
撇除特區政府,香港當務之急是要重建互信。朋友、親人之間應多加溝通,「有咩唔啱講到啱」;社會整體應有意識推廣「講真話」文化,最重要是確保意見可以正確傳送;政團乃至社會團體,需要的豈止對民眾「講真話」,更需要「立於街頭,走進人群」。依筆者愚見,「立於街頭,走進人群」,不單代表片面爭取市民支持,更要與民眾建立互信,與市民共行。作為政治人物,或者我們的確成為了先醒覺的人,卻從不要忘記,我們由呱呱墜地那一天開始,就已經是香港人。
如果破壞人性不是特區政府的原意,且恕筆者胡言亂語。若香港有幸,有良心的執政者仍然存在,或可從社會結構、生活質素開始下藥。改善住屋問題,推動社會上流,使港人重拾希望,必可減低市民不滿。然而,官員卻不應自以為是,以偏概全。包括筆者在內的眾多年輕人,所求的絕非一個明君——一個朝代總有幾名開明君主,以民為天,但不受約束的昏君那怕彈指之間已令萬萬人頭顱落地。民主追求的從來不是賢明的統治者,需要的是一個可以顛倒的制度:只要當權者稍有差池會體面下台,並受法律制裁,足矣!
「聞誅一夫紂矣,未聞弒君也」。新民主同盟古俊軒




始終需要政治解決
歷時兩個多月的佔領運動終以清場落幕,社會看似回復正常,問題卻仍然存在。預期後佔領時期的香港社會,對立持續,政府管治更為嚴峻。有言論認為,政府當務之急應先改善民生,便能重建市民對政府的信任,有助通過「袋住先」方案。這種觀點不僅脫離政治現實,而且本末倒置。
在目前的政制下,既得利益集團盤踞選委會四大界別,能夠左右選情。政策若侵犯集團利益,必遭反對。以梁振英看重的房屋政策為例,增加土地供應的阻力主要來自發展商及鄉事派。若提委會的組成完全複製選委會,即使有普選亦無助解決問題。政府不處理政制問題,民生政策只會繼續失衡。再者,佔領區不乏專業人士及僱主,他們追求向上流動在於政治權利而非經濟地位。
政治問題始終要政治解決。政府首要應把焦點由抗爭及互相攻訐帶回政改第二階段諮詢的討論。透過務實協商訂立普遍獲接受的「袋住先」方案,並承諾循序漸進優化政制,從政制加強政府認受性才能有效施政。筆者假定中央在人大框架內的細節不會有太大干預,特區政府應主動提出盡量開明的改革方向,再透過各界協商及調整以達致共識。
當中有兩個要素是必須的,其一是設立檢討期,政府主動對「循序漸進」作出承擔,爭取把五年一次的檢討期及具體檢討機制寫進《基本法》附件一之中,使之有法可依。即使未能寫進附件一,亦應在本地層面訂立機制,使之與五部曲接軌。「循序漸進」得到保障,能為市民帶來希望,減低對「袋住先」的抗拒,並有助重建官民互信。其次是提委會民主化,這已是社會共識。縱然提名門檻再高,如提委會有一定認受性,加上政府承諾持續檢討政制,相信能爭取更多中間派支持。當然,要既得利益者放權必有一定阻力,關鍵是政府有否足夠胸襟及膽色居中遊說。政府早前提出的「多方平台」正好用作各勢力及階層集中協商提委會民主化的平台。若提委會認受性得到提升,再引入十三學者提出的出閘「名單制」,應可爭取更多泛民支持。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董事朱浩霆

回首頁      列印

 

/12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