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數味.人生 - 李鴻彥
昨日之後

2014年12月12日
  • 藝人何韻詩(右三)稱可考慮參選下屆立法會。(資料圖片)

   

 

We must accept finite disappointment,but we must never lose infinite hope.從金融發展局主席查史美倫談佔領時提及的黑人投票論,聯想到黑人人權領袖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這麼一句——我們可接受有限失望,但不可失去無限希望。經過昨日之後,黃一代、藍一輩、中環幫以至西環幫研究如何走下一步,建議年輕人離港發展再放寬移民政策輸入專材等言論,只是火上加油。
我有不少年輕朋友,進修及就業是他們兩大難題,當60後、70後著眼栽培一批學士學位畢業生時,易遺忘僅會考或DSE學歷的低學歷一群。我在《勸君多看報》、《聽他們的話》及《港版胡士托》曾提及年輕人面對就業難關,15至24歲及25至39歲佔勞工人口比例約42.4%,但他們月薪中位數分別是9,500元及15,000元。
不是一句半句廢青鬧事便能總結整個佔領運動,重要的年輕一代的工資永遠追不上物價升幅,即使願意藉壓縮生活質素遷就通脹亦無補於事。且以實例說明。看到報章周三的一篇報道標題《AVA128折實386萬 港島最平新盤》,看真點發現385.8萬元買的是一個僅177方呎單位,呎價達2.18萬元,沒學歷沒有富爸爸的話,前景在哪裡?
佔領運動已發生,是追不回來的過去,問題是如何走下去?香港迄今仍是代議政制,即用票委任議員代為發言。年輕人要改變社會可藉正常渠道用腳投票表達訴求,第一步包括登記做選民。據選舉事務處資料,今年香港共有350.7萬名選民,18至30歲合資格選民有97萬人,但已登記的僅58萬人,登記率僅59.7%,相反逾50歲合資格選民228萬人,已登記有180萬人,登記率78.8%。
藝人何韻詩說可考慮出戰2016年立法會選舉,是象徵式挑戰馬逢國(不可能撼動到運動界別)抑或真真正正出戰地區直選結果完全不同,同時要掌握不同年齡選民分布不同選區的數據,她或難以建制派票倉的港島區獲勝。
要改變社會不是歧視投考警隊的友儕、亦不是窩在家中當鍵盤戰士,而是身體力行善用一人一票。除有限失望與無限希望,馬丁路德金還說過In the End, we will remember not the words of our enemies, but the silence of our friends.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回首頁      列印

 

/120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