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筆戰》 - 譚駿賢、甘文鋒
聲明效力 引發風波

2014年12月12日
   

 

今年是《中英聯合聲明》簽署30年,英國下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計劃派代表團來港調查《聲明》執行情況,但被中國政府拒發來港簽證,有英國議員更引述中方外交官員指聲明早已失效,因而引發外交風波,雙方隔空爭辯,香港亦觸發一場不少的爭論。


無視國際協議 叩頭政治歸位
中國政府再次「落閘」,不准來港調查「普選落閘」有否違反《中英聯合聲明》的英國國會議員入境,其實有幾奇?不是倒轉過來,北京讓外人「順攤」來搞事才是新聞嗎?
對一份國際協議的法學理解,各人大可發表高論。但國際強權的政治格局基本不變下,甚麼協議都好,往往只是一紙虛文,況且,正如內地作家韓寒所言,世界上有兩種邏輯,一種叫邏輯,另一種叫「中國邏輯」;既然有「中國邏輯」,就必然存在別於世界的「中國法學」吧。「黨大於法」這東西,你懂嗎?何況簽署《聲明》的另一方是日薄西山的英國。
這場小風波,反讓筆者想起了二百多年前的一宗歷史往事。英國政府於1792年任命馬戛爾尼(The Earl Macartney)出使中國,以賀清乾隆皇八十大壽為名,提出開放通商口岸、減關稅及聖公會教士可自由傳教等要求。英國使團離北京赴承德避暑山莊晉見乾隆皇,抵達熱河後向清國代表和珅遞交國書,並就馬戛爾尼要否向乾隆叩頭跪拜的禮儀問題再發生爭執。大清與英國雙方最終達成協議,英國作為獨立而非朝貢國,其使節行單膝下跪禮即可,而不必叩頭。
事件引發的詮釋爭議,二百多年來未曾息止,歷史學界亦言人人殊。有趣的是,今天天朝歸位,猶發現中國每當強大,或自命強大,那種鄙夷四方,為我獨尊的架勢,又再捲土重來了。二百年多過去,世人才赫然發現,這東方大國彷彿從未現代過。當年,乾隆挾十全武功,開盛世之巔,尤懂懷柔遠人,免洋人行叩頭禮;今天中共以官僚專制資本主義,為中國開創經濟大國之路,但每當涉外爭議,不講國際協議不在話下,索性不讓洋人入境才是天規。總之天朝威德,震遠天下,不容侵犯。原來,我們不經不覺已返回比1792年更遠的從前。
執筆之時,金鐘清場之聲四起,雨傘運動似已走到盡頭。唯正如各方義士所言,政府清走了路障,卻清不走人心,當中尤以保住香港作為中國境內唯一與現代文明接軌的這一條最為重要。我們縱然未可短期內爭得真普選,但保住文明價值,頂住「中國邏輯」,拒絕讓香港繼續沉淪,這條路,才剛開始。
工黨副主席譚駿賢
 


中英茶杯裡的風波
英國有國會議員「轉述」中國官員,指《中英聯合聲明》已失效,引起港人疑慮,甚至是整個社會的熱切討論。但事實上,有關《中英聯合聲明》失效的言論,只是出自一位英國議員的印象,中國政府基本上沒有表達過這方面的意見,部分香港人可能有點反應過大了。
《聲明》在香港回歸後,究竟是否已經失效,這可能涉及法律、外交等各個層面的學術討論。但先不說中國政府並沒有正式提出《聲明》已經失效,即使退一萬步,《聲明》即使真的失效,是否就是代表50年不變失效?答案顯然是否定的。
在《聲明》當中,第三項第十二條即有提及中國對香港的基本方針政策,都會以《基本法》規定之,並在50年內不變。而《基本法》根據中國《憲法》第31條,經人大通過,已將50年不變寫入《基本法》第五條中。其實不止50年不變,《聲明》的其他內容,都已收納入《基本法》中,即使《聲明》真的如該位英國議員所得「印象」般失效,也不代表香港失去《聲明》中的所有保障。當然,再重申一點,筆者認為現時中國沒有任何官方聲明,僅憑一個英國國會議員的印象,並不代表中國政府已確認《聲明》已失效。
而就中國拒絕英國國會代表團入境,有人認為這僅僅是香港入境問題,中國沒有權利干涉。當然香港每天出入境人士多不勝數,但拒絕入境問題究竟在那個層面,很大程度取決於被拒絕人士的身份。這次入境團所代表的是英國下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即英國的代表團進行的是與外交有關的活動。香港的外交和國防,均由中央負責,因此中央拒絕代表團入境,亦不能說不合理。
當然,雖然中央在外交事務上可拒絕代表團入境,但這類行動亦需要付出政治代價,相信中央在作這個決定時,應是考慮到現時代表團入境有可能令到香港的局勢帶來不穩定因素。不過無論如何,相信中英兩國關係不會因這個茶杯裡的風波受到大影響。
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會董甘文鋒

回首頁      列印

 

/120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