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亂世凡音 - 劉嘉鴻
柏林看《崔斯坦》

2014年12月05日
   

 

我說過有一段時間瘋狂愛上華格納,一有假期便飛到歐洲看歌劇。不少讀者或者會覺得這是很「上等人」的玩意,其實只是誤解。近十多年長程機票價錢競爭激烈,經常有飛歐洲的淡季優惠,如果你不堅持搭一些「惡晒」的航空公司,很多時數千元便有交易。再加上信用卡可以儲飛行里數,精打細算下有三四程是免費機票來的。
不過想說的不是歐遊攻略,而是那幾次賞樂的見聞。印象最深的是在柏林,巴倫邦指揮《崔斯坦與伊索德》。那是十二月上旬,歐洲內陸的天氣已經很冷,長期在零度以下。柏林國立歌劇院在Unter den linden大道上,非常空曠,單是前往劇院的路已經不易捱。幸好那晚天清氣朗,再加上臨近聖誕,劇院旁有德國到處布滿的聖誕市集Weihnachtsmarkt。開劇前在掛滿燈飾的市集中捧着暖暖的熱紅酒,咬着味道濃重的香腸,望著不遠處的柏林大教堂,襯着一彎新月,能擁有這一刻良辰美景,我很感恩。
相比其他歌劇重鎮的劇院,柏林國立歌劇院的規模較小,但亦因此不必歌手嗌破喉嚨,acoutstics也比較溫潤,是更佳的音樂享受。說回演出,那晚巴倫邦的演繹是無懈可擊的。樂團的演奏也是極佳(是我記憶中最好的樂團演出)。舞台設計極度簡潔前衛,完全沒有道具,只用光效把比如船、藥酒等的剪影表現出來。主角的戲服全部單色,留給觀眾豐富的演繹空間,極富哲學意味,很適合此劇。我很記得當晚女角唱完《愛之死》後倒地,觀眾喝采聲只能說是雷動!更深刻是那位帶位員,知道我從香港來,便不停追問回歸後的人權自由狀況。東柏林長大的她,當時一臉憂心。在今日的香港,回想起這位Berliner,我不得不嘆息。

回首頁      列印

 

/112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