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文化評壇 - 簡淑明
上流的《轟隆》巨響

2014年11月28日
   

 

上流這詞彙,有時會有不同演繹。內地的網站把「上流」緊扣「社會」,泛指資本主義下擁有特權的官僚階級及社會名流等。最近的香港特區政府則把「上流」動起來,年輕人可以「向上流」:等同有份好工、有層樓、有出人頭地的機會,只要能「向上流」就可減少對政府的不滿。兩位花樣年華的女子,下週起分別在香港話劇團的黑盒劇場、與百老匯電影中心的大銀幕發光發亮。典型「向上流」的人,卻不知好歹,逆流而行,她們自我否定了財富權位是萬能,依順著自己的心漫行,創意就此瞬間迸發。


鮮浪潮短片
《一首渡洋的歌》
12月6日 7:30PM
12月15日 9:50PM
油麻地百老匯電影中心


新戲匠系列《轟隆》
11月29-12月12日 3PM及8PM
香港話劇團黑盒劇場
(上環文娛中心8樓)


居於殘破剝落唐樓內的陳氏一家四口,父母兄妹一直滯留在自己的時代。自從有一位年輕地產經紀來訪,突然挑起全家力求上進的神經。連屋內兩部舊電器:電視女與吊扇男,也開始重視「增值」的重要性。突然「轟隆」一聲,一場唐樓革命就此爆發。
《轟隆》是香港話劇團今個劇季「新戲匠」系列第三部作品,編劇黃曉筠是新鮮滾熱辣的演藝學院碩士編劇系畢業生,一直想寫一些關於被社會淘汰的人故事,「被淘汰的甚麼年齡的人也有,因為無法跟社會接軌,大則聽到政府常說,香港人不要被週邊淘汰,要急起直追;小則一個家庭,父母都會害怕自己或子女總會落後於人,於是要勤力發奮……但其實是否都有追不上人的一天,當真的落後了,我們還怎樣生存下去?」黃曉筠的自我介紹中,填上自己曾任職過電視寫手、農夫及廣告,也曾當過專業陪笑。「就是為了自己份工,在公司陪老闆笑,在外面陪客戶笑,但笑也會笑得很累。」某天內心爆起轟隆巨響,她決定放下好工,再走入校園,一切還原基本步。



《一首渡洋的歌》是前港視編劇莊婉萍在演藝學院的畢業作品。受到《挪威的森林》感召,她一直想寫人與人溝通的作品:泳隊隊長天恆意外遇溺身亡,隊員間士氣盡失,後備入替的紀元希望重振隊員鬥志為比賽準備,同是泳隊隊員的天恆女友卻態度冷淡。紀元以為她仍未走出傷痛,卻發現遇溺背後隱藏痛苦秘密.........
交過畢業作品,莊婉萍投身社會,先到亞洲電視綜藝組,十個月後過檔香港電視,薪優糧準還很快升職。沒料到,往後兩年她捲進了大時代,重複著經歷被解僱、被重組,又再被解僱的命運。最吊詭的,是她一直為解僱她的公司,走上街頭示威遊行靜坐。
「今年2月剛剛有鮮浪潮短片的比賽,我決定重寫畢業作,那是經歷過反高鐵、反國教、電視風雲後,出現另一個看法:當發覺自己越看得多,越察覺自己知得很少,做人不能再一廂情願,不要把自己看得太對,不要再為事件隨意就有結論。因為世間太多事是沒有絕對的。」已晉身電影編劇的莊婉萍,自認是別人眼中「向上流」的人,但她寄語政府不要以為有份好工有得買樓,市民就不會反對政府。「站出來對抗不一定因為窮,是因要愛自己的地方,是為公義發聲。」




簡淑明
閒遊劇場的時事新聞工作者,在戲如人生、及政場如劇場的時空找到交叉點,要與眾共享。


回首頁      列印

 

/112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