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神戲活現 (甄詠蓓) - 甄詠蓓
粗口的藝術 (一)

2014年11月27日
   

 

在今天香港,無稽之事天天發生,不夠聰明和耐性,很容易氣上心頭,浪費力氣。
話說,上月由我執導的舞台劇《黑色星期一》上演,主辦單位是康文署的新視野藝術節,他們在公開演出前安排了一場學生專場,邀請中學生來觀看,向年輕人推廣表演藝術。編劇莊梅岩和我都再三叮囑,戲中某些情節有粗口,希望校方慎重考慮,是否適合作為學校活動,結果當日學生還是魚貫進場,坐滿整個劇院。
學生們都是高中生,看戲時大都十分投入和安靜,不過當粗囗出現時,他們反應很大,哈哈大笑,這也如我所料。我們在兩個小時的演出後安排了座談會,我和莊梅岩一起解答同學們的問題。第一位男生問:「為甚麼戲裡有那麼多粗口?不怕教壞我們嗎?」「你覺得你本來不壞?是我們教壞你嗎?」我打趣回答,全場一片笑聲。
之後我便認真回答,教導學生如何觀賞戲劇:「粗口存在於現實生活中,大家都必定接觸過。在學校裡,粗口被視為禁忌,我們也很明白,但其實藝術世界不應有所規限,藝術家可以選擇不同方式與受眾對話,就正如一些藝術家,會選擇用裸體去呈現他要表達的東西,但如果你戴著有色眼鏡去看,就只會看到淫褻和猥瑣,反而忽略了藝術家的原意;當然也不排除有人會利用藝術之名掛羊頭賣狗肉。所以,重點不是戲裡應不應該有粗口,而是透過角色的表達手法,能否讓觀眾明白,角色背後的動機和心理狀況等。」
讓我動火的,當然不是這位男學生,而是一位帶隊的老師。她在座談會尾聲時怒氣沖沖的質問:「你們有需要創作一個如此多粗口的戲嗎?為甚麼要我們帶學生來看這樣的戲?你們就不可以演一個沒有粗口的版本嗎……?」我立即回答她說:「老師,我希望你明白,我們創作這個戲,並非只為演給學生看,況且,你們接受邀請時已經知道有粗口成分,若你認為有不當,請你向康文署的負責人反映。」
我之所以大動肝火,是因為她觸及我的底線。那是我鍾愛的劇場、台前幕後的,是我珍惜的藝術工作者,而她眼中就只看到粗口(事實上佔整個演出很少部分),卻否定了各人的專業和努力,我們好像成了道德犯人,這位老師可以不喜歡這個演出,但絕不可以不尊重劇場,不能以愚昧來抹殺它的價值。這讓我想起多年前的「大衛像事件」,有些人把藝術與色情混為一談,顯出了某些假道學的狹隘,最後成為國際笑話,下次再談此事。


甄詠蓓
 「神戲劇場」藝術總監,身兼舞台劇導演、編作、演員及戲劇導師,曾奪香港戲劇協會香港舞台劇獎最佳女主角及最佳女配角。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