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這個說法太浪漫 - 黃明樂
小眾的生命力

2014年11月17日
   

 

當小眾,好奇怪。你的痛,別人總不明白。但當小眾愈來愈強,大眾又反過來,能從你的強,看懂你曾經歷的痛。
由去年的舞台劇《十四首情詩》到今年續集的《她們的情詩》,觀眾看到的,正是把傷痛轉化為力量的過程。
去年,女同志演盡受害者的角度。例如,想結婚但不能註冊。今年,超脫了受害者的視野,學懂自嘲與顛覆。沒有婚禮,可以有「長命契」簽署儀式。聯名買樓,有律師主持,有誓詞,有親吻,還多謝雙方家長,擺明就是變相婚禮。壓軸,不拋花球,拋脹卜卜的鎖匙公仔:「嗱,邊個恨買樓又未買到樓的,出來搶啦。」全場人笑翻天。香港人慨嘆買樓難之時,開始明白同志要名正言順建立一個家,都好難。
去年,同志訴苦,為甚麼要把攣人「拗番直」。觀眾明白,但無共鳴。今年,來個「變攣大作戰」,像盛女作戰,幫直人變身,由聲線、衣著、步姿到性生活,逐一改造,笑死無命賠。挑戰者最後反枱離場,電視節目腰斬。觀眾心想,當然囉,這事情改得來的麼?對,那為何反過來就可以?
出櫃的最大障礙,是家人。媽媽說,你小時候明明喜歡穿紛紅裙。女兒說,那是因為你花了兩晚通宵縫製它,我從來就不愛粉紅色。誤會來自愛,愛也製造誤會。我們都在為對方安排不合適的,例如入大學、供樓、成家立室、改變性取向。
也有爸爸探望女兒新居,大跌眼鏡:「我以為你新居,一定像個亂葬崗,就可以乘機叫你返屋企。原來不是這樣的。」最後爸爸接受了女兒跟女生同居。
編劇說,攣人遊走於社會的潛規則之間,像玩康樂棋。明明終點在望,忽然又踏中滑梯,滑回起點。我卻是在她們走三步退兩步之間,看到了無比的生命力。
 


黃明樂,自由創作人,作品包括《通識救港孩》、《港孩》、《從AO到Freelancer》、《光明女樂》及《聰明一點就夠》等。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