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中女萬歲 - 彭晴
漂到哪裡去?

2010年09月16日
   

 

剛在電影台看完電影「my girl」。我的記性很差,忘了在哪裡看和跟誰看。以前的男友們問我可記得去過甚麼地方,發生過甚麼事,我統統不記得!這不是女人的天性,會把跟男友做過的事全都記住嗎?或許,潛藏在身體的男性基因較多,通常會選擇性記著想記得的事。
重看這套差不多二十年前的電影,面上忽然感到一陣濕。孤單的Vada失去了世上唯一的好朋友Thomas  J:這個陪她踏單車,釣魚,擲蜂巢,以自己的血混在他的傷口上,設計成結拜兄弟儀式的 Vada,人細鬼大想知道接吻是甚麼感覺,於是決定與好友分享人生的第一個男女之吻。從小沒有媽媽的她,經常以為自己是害死媽媽的兇手;爸爸是個殯儀館的經營者,對太太的死當然難過,卻麻木地接受人終要死亡的結果,卻從沒有處理女兒對失去至親的傷痛。
我們愛的時候投入超過二百分之二百的力量,沒有人說一定會開花結果,所以不斷重複去愛,又不斷重複的失去。以為失去後找個人填補虛位,會令內心的傷痕愈合。可是當愛成為習慣後,失去他就是失去生活的重心。生活累積了相當的經驗,愛情的離離合合雖已見慣,但原來每次還是會痛入心扉,沒有因為之前的經驗而免疫。以為上次的傷痕會被下一個治療,但原來沒有處理過的傷口,只會愈來愈深刻。直到有一天,發現自己不敢再愛,發現身邊的人都不願再信任。中女回望過去,原來自己忽然像漂浮在海上的一條船。沒有風的環境,失去方向的這一刻,究竟應該去哪裡呢?
[email protected]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