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這個說法太浪漫 - 黃明樂
有得揀就是自由市場?

2014年11月10日
   

 

每星期返RTHK2主持【 sik 】【 si 】【 fung 】。過去一個多月,話題離不開「佔中」。聽眾當中,有個反覆出現的觀點,值得細味。
佔中影響商戶生意,毋庸置疑。問題只是,如何影響,波及的幅度有多大,誰又更該為這現象負責。聽過不少老闆這樣說:「學生撤退,一天都光晒。憑甚麼要我們為他們的訴求來找數?一天租金多少錢,你知不知?」
於是,我問,為甚麼租金如此高?如果沒有了地產霸權,還會一樣麼?沒有了官商勾結,小商戶還會捱貴租麼?沒有了小圈子,既得利益還可以也文也武麼?
然後,聽眾給了我一個無敵答案:「那不一樣。租不租舖,簽不簽約,我是有選擇的。就算是貴,也是我自願的。自由市場,與人無尤。但學生佔中前,有問過我麼?有讓我選麼?」
嗯,聽眾說,有選擇,就是自由市場。那麼,當年快餐店用$12一小時請員工,員工也是自願來上班的,為甚麼要有最低工資?自由市場大晒,哪為甚麼要有競爭法?壟斷和剝削,也不過有人願打和有人選擇去捱的市場狀態而已。
更重要的是,完全的自由市場,應該包括經營者的選址。你選擇了有可能佔中的現場,就像選了沒人流的商場開舖一樣,自願的,只能嘆一句倒霉,眼光不好,一樣與人無尤,憑甚麼怪學生?
退一萬步講,官商勾結下,這個真的是「自由」市場麼?一早落下了保護既得利益的閘,然後讓升斗市民在水深火熱中「自由」掙扎就是所謂的「做生意,你情我願有得揀」?
如果我們認為,在「非常貴的租」與「很貴的租」之間有得揀,都是一種你情我願的選擇。那麼也不需要奇怪,為甚麼有人相信,一人一票,在爛橙對爛橙中揀特首,都算是「真普選」了。


黃明樂,自由創作人,作品包括《通識救港孩》、《港孩》、《從AO到Freelancer》、《光明女樂》及《聰明一點就夠》等。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