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這個說法太浪漫 - 黃明樂
《戀愛大爆髮》

2014年11月03日
   

 

有些事,好邪。過去一個多月,香港發生的事,無人預計得到。所以在更久遠以前的我,山長水遠訂了上周到澳門看音樂節的演出,本來只想開個小差輕鬆一下,誰想到在此時此刻看來,劇情的一字一句都好像可以對號入座。
依稀記憶中,音樂劇《戀愛大爆髮》(Hairspray)所講的,不過是六十年代的少女夢。趕潮流,用噴髮膠set一個爆炸頭,在最受歡迎的兒童節目中又唱又跳,就是肥妹翠絲最大的夢想。想不到,多年後再看這故事,方發現它講平權、講抗爭、講迎難而上、講永不放棄。劇院內的我,身體過了大海,心仍舊飄回了金鐘。
我們佔領廣場,翠絲跟友人佔領電視台。我們爭取平等的選舉與被選權,翠絲為黑人的朋友們爭取種族平權。當時的白人說,每月有一天Negro Day,豪俾你,還想怎樣?香港政府跟我們說,一人一票,爛橙對爛橙,你有得揀,仲想點?我們有學聯和學民仔後生可畏一馬當先,少女翠絲和朋友們戰意高昂施展渾身解數跳舞抗爭。
整個故事,最耐人尋味的,其實是那兒童節目主持人。他大膽起用身形肥胖的翠絲上電視,跟監製吵了一場大架。監製要脅炒魷魚,他反過來要脅拉大隊過檔。表面上,他只是從商業角度出發。節目需要話題,需要爆,所以冒天下之大不韙。但真實原因呢?跟孩子們的抗爭有關嗎?他也同情他們的革命嗎?天曉得。
不爭的事實卻是,他把肥妹帶入來,肥妹又把黑人帶入來,最後收視直線上升,在商言商,電視台高層也唯有接受了這個變相鼓吹「平權」的節目。變天,要有走得很前的人。但最後關頭發揮作用的,往往是那些忠奸難辨的角色。我不禁想,在香港,他們又會是誰呢?
 


黃明樂,自由創作人,作品包括《通識救港孩》、《港孩》、《從AO到Freelancer》、《光明女樂》及《聰明一點就夠》等。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