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筆戰》 - 趙恩來、李梓敬
反佔領暴力 疑警欠公允

2014年10月31日
   

 

無綫電視及香港電台4名記者上周採訪「藍絲帶行動」等多個反佔領團體舉辦的撐警活動時,遭在場人士毆打,但現場警員未有即時拘捕涉嫌毆打記者人士,只將受害記者帶走,在場人士歡呼拍掌,甚至與警握手致敬,令警方陷入選擇性執法、縱容反佔中暴力的質疑。有人認為警方似怕拘捕反佔領者會打亂政府「人民鬥人民」的如意算盤;亦有人理解佔領運動令市民焦躁不耐煩,包括警察在內的市民同樣會有情緒,但相信警方會不偏不倚,嚴懲所有違法者。



嚴正執法 打亂當權者如意算盤?
在這陽光燦爛的九月天,誰會想到初秋的一場學生罷課運動,會演變成波瀾壯闊的「雨傘運動」,激發數以十萬計群眾不畏強權,佔領街頭抗爭到底。香港社會期盼民主普選經已有三十個年頭,過去嘗試過幾乎所有「理性」的方法爭取,但換來的卻是中央對特首選舉「連落三閘」(提名委員會沿用1,200人小圈子模式、出閘門檻須過半數、候選人數限於兩至三人),徹底戳破香港民主普選夢。最終逼使絕望的群眾踏上抗爭之路。
當初,梁振英政府決定武力鎮壓學生運動,施放催淚彈試圖驅散和平示威的聲援群眾,便即注定這場抗爭不會輕易結束。我們必須明白到公民抗命的真正威力,並不在於佔領街頭多少個路口,而是通過和平、不合作運動揭示政權的暴虐與橫蠻無理,以個人犧牲感召社會站出來爭取民主、自由。假使港府下令武力清場,將可預見會激發更多群眾起來抗爭,擊潰整個政府管治班子的威信。
由於武力清場已不是一個選項,梁振英政府現正嘗試各種非正規方式處理事件,佔領區內先是謠言四起,再有「四點鐘許Sir」的傳媒戰,後來更有黑幫衝擊集會人士,現在不斷有反佔中團體製造輿論、事端。相信是要營造一種「人民鬥人民」的社會情緒,動搖抗爭者的群眾基礎,將社會兩派推至對立面,緩解管治危機。
之不過,反佔中的「藍絲帶運動」拉雜成軍,缺乏論述基礎,以為高呼撐警口號便可為所欲為,毆打記者後竟仍沾沾自喜,實在可恥!面對暴力,警方執法卻投鼠忌器,似乎生怕即場拘捕反佔中人士會打亂當權者的如意算盤,變相縱容暴力。假如事件發生在旺角街頭,前線警員就算面對示威者圍堵,或許經已二話不說將之拘捕。
事實上,反佔中人士這樣「幫倒忙」,只會讓看不過眼的市民毅然參與和平佔領運動,向暴力說不。今天的困局,也許只有特區政府重新提交政改報告書,充分反映香港市民對真普選的訴求,方可有望得到緩解!
工黨社區幹事趙恩來
 


示威者不應選擇性守法
香港是個法治社會,擁有完善的法制和法規,任何人觸犯法紀,亦應受到法律的制裁。政治立場絕非襲擊或受襲的理由。是故,自佔中啟動以來,泛民愈來愈無力控制場面,暴力衝突不斷,警方除拘捕了約100名佔中示威者外,亦拘捕了多名反佔中人士,包括上周六涉嫌毆打記者的事件中,共有2男1女被拘捕,而較早前的7名涉嫌非法毆打佔中示威者的警員,亦已全數被停職調查。保安局局長及警務處處長已多次強調,將不偏不倚執法,嚴懲所有違法的人,包括警務人員在內。我完全認同黎局長和曾處長的表態。
與絕大多數港人一樣,筆者反對一切暴力行為。然而,我們應認識到,隨著佔中持續的時間愈來愈長,市民付出的時間代價愈大,受影響的市民愈來愈多,無論是佔中或反佔中的市民,也必定愈來愈焦躁不耐煩,從而激起愈來愈激烈的零星或群體衝突,是可以預見的。筆者並非不信任香港的法治,只是筆者同樣了解人性的弱點,政治運動經常會失控,皆因人的情緒同樣會失控。這些例子,在外國或歷史上,實在屢見不鮮。看看涉嫌毆打公民黨成員曾健超的7名警員中,包括一名總督察、一名高級督察、一名警長,都是經驗豐富和有一定職級的警務人員了,如非情緒一時失控,怎會甘冒喪失工作前途,甚至入獄的風險,在公眾地方毆打示威者?連受過訓練的警員也會一時按捺不住,何況一般市民?只有結束非法集會,因佔中而
發生的暴力事件才可能真正杜絕。
另一方面,佔中人士對法治的理解亦難以讓人接受。他們一方面參與非法示威,癱瘓馬路,肆意辱罵警員,敗壞法紀,令示威區幾乎陷入「無王管」的狀態;不過,示威者同時又希望警方能周全保護他們,如示威者遇襲,警方必須嚴正執法。筆者當然同意警方需保護示威者安全,但若果警方嚴正執法,是否應馬上拘捕或驅趕所有佔據了馬路的示威者?示威者自己是否選擇性守法?警方又應不應該選擇性執法?
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會董李梓敬
 

回首頁      列印

 

/10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