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筆戰》 - 甄紹南/甘文鋒
對話未見成果 惟盼繼續溝通

2014年10月24日
   

 

在幾經波折下,政府與學聯終於周二展開歷史性對話,但雙方會後均表示失望,雖然對話無助解決當前困局,但猶幸無令局面惡化。政府拋出四項被指是「虛招」的回應,目前球在學聯一方,正等待學聯的回應,儘管雙方分歧仍大,但外界期望雙方繼續有下一輪對話,不要因話不投機而拉倒。



梁振英必須重回正軌
9.28佔中啟動後,儘管一波三折,政府與學聯終於就政改進行對話。在2小時的對話中,學生表現不亢不卑,條理分明,值得一讚。反觀政改三人組繼續如「人肉錄音機」上身,堅持普選方案須按人大和《基本法》框架,只提出四項「虛招」。由於政府仍寸土不讓,是次對話只淪為各自表述,未有帶來突破性發展。
事實上,政改三人組受到不少掣肘,導致是次對話只能流於表面,未能作出任何具體承諾。除忌諱中央政府外,亦要面對政府內部的嚴重分歧。筆者推斷,以梁振英為首的強硬「鷹派」,根本不想促成官民雙方的對話,遑論透過對話後作出讓步。觀乎第一、二次對話籌備時,先後發生不法分子武力清場和政府單方面擱置對話;而第三次的對話前夕,梁振英多番言論更刻意煽風點火,說甚麼「對話不等於不清場」、「佔領運動有外部勢力參與」、暗示「月入少於1.4萬元的人士,不應擁有特首選舉提名權」等等,破壞了官員與佔領人士的互信,令對話的效果大打折扣,試問如想和平解決當下的政治困局的話,為何仍多番阻撓對話?顯然,有人不想以和平方式收場。
要真心解決僵局,作為掌權者的梁振英,應重回正軌,放下所有「恐嚇」、「要脅」、「謊言」,並擔起責任,向中央提出實質建議,如制定普選「時間表」和「路線圖」、降低提名門檻、修改《基本法》的可行性等,以大力提升民主成分,爭取更民主的普選制度。不然,民情只會更為反彈,更多的不合作運動將持續發生。
再多的對話、官員如何釋出善意、如何更溫柔親切地(或曰:扮friend)用英文名稱呼學生,只能流於公關伎倆,無補於事。
民協屯門社區主任甄紹南





政府學聯談不成的三個原因
政府與學聯在周二的所謂對話,相信不會有太多人會寄予厚望,這可以從幾個方面來說明。首先是對話是公開透明,在這個情況下,雙方除了各自申述自己的立場外,別無其他選擇。雖然政務司長說這不是辯論比賽,但其實這場對話在公開底下,就正是一正一反的辯論,只不過沒有裁判定輸贏。
其次是從整體格局來看,政府沒有退讓空間,無論是公民提名或重啓五部曲等等,其實都並非是現時出來談判的官員可以有資格承諾,最後所謂提交報告予港澳辦,其實亦只是門面工夫,如果說中央沒有為現時香港的情況作任何研究,誰會信﹖
而學聯方面,其實基本上沒有籌碼。嚴格來說,學聯現時只是示威人士的傳話機器,違法佔領的人士是去是留,基本上看的是政府如何回應訴求,而非學聯的行動部署。在這個情況下,學聯在會上其實也只能將訴求說一遍,但如果他們都不能指揮佔領人士,那談判就基本上沒有籌碼,沒有籌碼就上談判桌,對家憑甚麼要讓步呢﹖
最後是反對派要維持自身價值,如果條件定得太低太容易做到,那還有甚麼反對,因此他們才要求「公民提名」這個條件,對中央而言這根本不可能,因此反對派就能不斷反對以維持自身價值。事實上這次出來佔領的人士,除了政改外,亦有人因為社會流動、房屋、貧富懸殊等問題出來。但以公共房屋短缺問題為例,原因真的是選舉制度﹖
平心而論,梁振英領導的政府確實有解決問題,但在個別位置起樓就被人批評見縫插針;大規模發展如新界東北則被指是破壞當地社區;要填海當然亦有人指不環保,結果當然是公共房屋依然短缺,但公民提名就能解決以上爭端?反對派依靠不同運動累積力量,並將他們一次過和普選扯上關係,有這麼好的一步棋,怎可能退讓;沒有讓步的會談,一定不可能有結果。
因此,無論是這次會談的方式,現時的整體格局,以及反對派不肯輕言放棄「公民提名」這三方面來看,無論談多少次,都基本上不會有任何進展。
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會董甘文鋒

回首頁      列印

 

/112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