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筆戰》 - 譚文豪、周浩鼎
巨款協議曝光 特首陷誠信門

2014年10月17日
   

 

澳洲傳媒上周揭發特首梁振英在當選前,與澳洲企業UGL簽署約5,000萬元巨額「秘密協議」,以換取梁振英支持UGL收購戴德梁行,並承諾「不競爭、不挖角」,協議為期兩年,橫跨特首任期,惹來賤賣戴德梁行換取巨額報酬的誠信質疑,以及疑涉利益衝突。特首辦及UGL多次澄清,協議屬正常商業做法,有人認為已足夠還特首清白,亦有人仍然覺得箇中疑團未解。


賣完戴德梁,再賣香港人
上星期爆出梁振英私底下收受澳洲UGL約5,000萬元的秘密款項,暫且放下利益申報以及逃稅問題,我們先就事件本質來分析梁振英的個人操守問題。
的確不少離職協議會列出一些限制,避免日後成為競爭對手,這並無不妥。但梁振英這六頁紙的合約,卻並非單純的離職協議。因為當中列明,梁振英需要支持UGL收購戴德梁行,並且不能私下或公開對此項收購或兩間公司高層及員工作任何批評。問題這就嚴重了,在收購仍未落實的情況下,收受有關款項已大有問題,梁振英身為戴德梁行董事,暗中收取巨款推動賣盤,而在簽定協議的同日,包括梁振英在內的董事局,否決了一間出價較UGL高出1億英鎊的國企,怎不教人聯想是否賤賣公司中飽私囊?
參與收購交易的戴德梁行董事會主席、管理人安永會計師事務所及債權人蘇格蘭皇家銀行,若通通被蒙在鼓裡還算是正常?這筆錢根本就是收買費,要梁振英出賣股東利益。事到如今,梁振英竟能面不紅,耳不赤地認為自己在法律上及道德上不存在任何問題,「理曲氣壯」至此,損人利己出賣別人,已經自然到像呼吸一樣。
在法律上,他可能已觸犯《防止賄賂條例》第9條,代理人在未經主事人同意下收受利益,相信澳洲及香港正在進行相關調查工作。在道德上,他私下收錢推動賣盤,自己袋約5,000萬元,小股東就血本無歸,他如何說服港人自己才德兼備維護港人利益?
上次對貪曾,建制派議員表面上口誅筆伐卻暗地放生,否決引用特權法調查。今次金額巨大而且證據確鑿,身為一區首長,絲毫利益都必須清楚磊落,利益衝突是無分巨細的,敬請建制派議員勿再盲目護航保駕,說甚麼「不是大問題」。
公民黨執委譚文豪


冷靜處理今天政局
最近梁振英收取UGL款項一事,在媒體上曝光,梁振英已經迅速地回應,並清楚解釋當時收取款項的背景和原因,純粹是因為UGL公司為了避免梁振英於收購完成後,挖角員工或再自立門戶與UGL進行競爭,因此為梁提供補償金。商業收購安排,一般來說,買方都希望賣方能守諾言,於買賣公司完成後,拒絕在外面另起爐灶或投靠他人,與買方競爭,若果沒有這種保障,買方很可能賠了夫人又折兵,故此在這方面協議實屬正常,而且從網絡新聞中得知,當時合約相關原稿曝光,上面甚至有梁振英親手寫的意見,表明若引起任何利益衝突,他不會執行該協議承諾。這件事發生於梁參選特首之前,可見梁的確希望主動地避嫌,並非要鋪排日後倘若成為特首後謀私利的工具。
今次爆出這宗新聞,時間恰巧就是在佔中時期。旁觀者也能隱約感覺到是否背後有人士落井下石,想藉此拉他下馬,的確,每個政治人物皆有政敵,此時不出手打擊敵人,更待何時?冷靜下來,我們要思考如何處理今天的政局。筆者認為今天就算梁振英下台,也不能解決甚麼問題,試想想,若梁振英下台後,我們又要再經歷一次重選特首的過程,今天的香港經歷佔領時期,社會已經嚴重撕裂,也沒有精力投放於民生工作上,卻要再下龐大精力搞一次特首重選,只會令香港社會再次撕裂一遍,元氣大傷,而就算梁真的下台,也不會動搖北京拒絕對人大常委決定妥協的堅定立場,可謂雙輸。何況今天香港的問題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可不是靠換個特首就能馬上解決的。
佔領中環已經踏入第三星期,青年人和學生們出於對追求理想的熱情,今天跑出來抗爭,這份心情可以理解。然而,曠日持久的佔領已經令成千上萬小市民生計生活受影響,佔領持續,民心就漸失。很多歌手出道時若以自己堅持的獨特音樂路線很難取悅大家。他們唯有改變策略,唱流行曲,上厭惡的娛樂節目,先獲得廣大群眾支持,紅了,有了有利自己的形勢,此時再唱自己的獨特音樂,改變市場,往往更成功,得著更大。
撤離與否,一念之差,值得深思。
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主席周浩鼎
 

回首頁      列印

 

/100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