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筆戰》 - 陳小萍、陳志豪
放催淚彈理據何在

2014年10月03日
   

 

被外國傳媒稱為「雨傘革命」的佔領行動已持續多日,警方日前出動防暴警察,並施放共87次催淚彈意圖驅散示威者,但效果適得其反,反激發更多市民上街,輿論幾乎一面倒批評警方過份使用武力,亦有意見認同警方清場,但社會公認不希望事件演變成流血衝突。


我們如何能與不合理這形容詞一起過活
曾經,香港被國際旅遊指南列為第八大最佳旅遊城市,更把示威集會列為景點;可惜,九七以來,警方對待示威者愈來愈粗暴,使用胡椒噴霧、大規模拘捕更幾乎成為常態。
9月28日,警方連番推進,民眾只是高舉雙手,沒有推撞;面對近距離的胡椒噴霧,只是張開傘子抵擋;對突然而來的催淚彈,只是戴著眼罩,用毛巾、保鮮紙掩著口鼻,井然有序地後退。這就是警務處助理處長張德強所說的「衝擊」嗎?
在過去一星期,在佔領場區內,民眾自發收集和分發物資,又勤奮地幫忙清理打掃,回收有用的物資;在有緊急需要時,人潮如紅海一樣分開,讓緊急車輛駛過;遇上刻意挑釁,只是拍手唱歌。這就是保安局長黎楝國所指「危害公眾安全」的行為?
連日來的集會,參與者緊守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原則,以歌聲、掌聲互相支持及鼓勵,鏗鏘有力地說出真普選的訴求;然而,87次催淚彈卻換來多國對赴港發出旅遊警示。究竟,警務處所謂「使香港繼續是世界上其中一個最安全及穩定的社會」的抱負在哪?是誰把我城變得不再安全、不再穩定?
英國著名藝術家兼文化評論人約翰.伯格在其著作《班托的素描簿》中,對暴政有這樣的批評:「所有暴政都包含體制的殘酷……暴政不只本身殘酷,它們還示範殘酷,並因在暴政中助長了殘酷的能力,以及面對殘酷時的冷漠……抗議是為了拒絕被簡化為零,拒絕那種強加的沉默…… 抗議並不是為了某項選擇,而是為了更公道的未來所做的犧牲;抗議是為了救贖當下此刻的不合理。我們如何能一次又一次與不合理這個形容詞一起過活。」
公民起動陳小萍



萬勿犧牲法治和秩序
香港是個高度自由的地方,所有市民皆擁有遊行、集會、示威的權利;同時,香港也是一個崇尚法治的地方,遵守法紀是港人的傳統和核心價值。正正由於香港是個尊崇自由和法治的地方,市民的個性能夠展現之餘,又不會犧牲了社會秩序,才成就了東方之珠、亞洲的國際都會。
市民當然可以發起集會,批評政府,對人大常委會決定表達不同意見,但他們有違反法紀、擾亂社會秩序、堵塞多條馬路的權利嗎?示威者有權表達不滿,但可妨礙其他道路使用者的正當權利嗎?根據「自由」的經典定義,個體行使自由時不能傷害其他人的正當權利和自由。因此,示威人士以堵塞道路方式表達意見,實際是剝奪其他人的道路使用自由,並不合理。我完全不同意你的訴求和行動,為甚麼我要被迫受到你的影響?難道你的自由凌駕我的自由?
9月28日下午,示威者除了雨傘外,手無寸鐵是事實;但示威者在警方出動防暴隊驅散前,經已與警方發生衝突(不少圖片顯示集會人士以雨傘為武器襲警,警察則以警棍和胡椒噴霧還擊),奮力衝擊警方防線,最終亦成功癱瘓港島區最繁忙、最重要的其中一條馬路,也是事實。說實話,當集會人士衝出示威區,堵塞主要幹道,依國際慣例,能不清場嗎?筆者認同警方的清場決定,至於是否需出動防暴警察和催淚彈問題,警方內部應有指引,指引是否合理,可再作檢討。
身為香港人,我非常不願意看到有示威者和警察受傷、和平集會演變成流血衝突;看到學生被捕受傷,我會痛心難過,但絕不認同違法衝擊警方的行動。筆者懇請示威者尊重其他道路使用者的權利,返回示威區,或以其他不影響別人的方式表達訴求,請勿癱瘓交通致社會失去秩序。一城一地的秩序不是一朝一夕可建立,言論自由可貴,社會秩序和法治同樣寶貴,同樣值得我們守護。
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副主席陳志豪

回首頁      列印

 

/92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