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亂世凡音 - 劉嘉鴻
港樂揭幕音樂會

2014年09月12日
   

 

香港管弦樂團樂季上周開鑼,也是梵志登在港樂的第三年。今年度揭幕音樂會的曲目,算是平穩,但欠缺驚喜。誠如黃牧前輩在場刊中所說,今天的港樂已是世界級水準。一個國際都會的旗艦管弦樂團,樂季首演理應是城中大事,曲目設計可以大膽一點,前衛一點。我明白香港古典樂迷的口味仍然保守,但港樂貴為香港政府最大額資助的藝術團體,其目標應該不只是純粹為市民提供音樂表演,還要領導市民的音樂口味,亦是國際衡量香港作為世界級城市文化水平的觀瞻所在。如果在揭幕演出中可以演奏新作曲家的世界首演,或起碼編排在香港甚至世界上難得一聽的曲目,我相信會更能令人佩服。
說回當天的演出,上半場請來Yefim Bronfman獨沽一味奏布拉姆斯第一鋼琴協奏曲。第一鋼協是布拉姆斯的少作,算是他的第一首大型管弦樂作曲,結構緊跟古典浪漫時期的協奏曲傳統。相比起晚期作品,沒有特別重的深沉苦澀味,是易入耳的音樂。港樂奏得平穩,以音質來說,已有國際大樂隊的風範。Bronfman我認識不深,但當晚演出很有說服力。音量動態大,火氣猛,非常適合這首樂曲。
有了上半場打底,令我對現時這隊港樂信心大增。但很可惜,下半場卻大大失準了。首先是華格納的《崔斯坦:前奏及愛之死》。這首優美的樂曲,梵志登除了在前奏曲的弱奏音量過大外,整體處理是很好的。但港樂的法國號多次音色不乾淨,再加上在最尾的和弦中,雙簧管明顯走音,令全曲收得尷尬。史特勞斯的《玫瑰騎士》組曲,情況更糟,在結尾時,整個管樂組齊齊走音,聽落非常刺耳,令這樣愉快的樂曲不能圓滿結束,十分可惜。

回首頁      列印

 

/100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