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神戲活現 (甄詠蓓) - 甄詠蓓
無用的裝飾

2014年09月04日
   

 

最近在排練「新視野藝術節」的新戲 《黑色星期一  Black Monday》,能夠創作,本應該很高興,但看到近日人大對特首選舉的決定,看到社會上種種矛盾,卻令我很難受。加上天災人禍經常發生,面對人命傷亡、人性扭曲、社會腐敗,我又再次問自己:戲劇究竟有何作用?它與這個社會有何相干?為甚麼我們要投這麼多心力去創作?在這亂世之下,文化人應該如何立身處世?若然只是風花雪月,為了粉飾太平,又或是只求藝術家的自我感覺良好,這根本就背叛了藝術本應所具的真誠。
其實在任何年代,劇場都與當下的社會有關,當然,我說的不是單指那些諷刺時弊的政治劇,而是藝術家會通過作品,對社會、時代以及生存等問題的關懷。就像戲劇殿堂級作品《等待果陀》,它就是創作於二次大戰之後,當時人們飽受戰火洗禮,對未來失去盼望,對一直以來所信賴的宗教和價值觀充滿了疑問;因此,劇作家貝克特就以反傳統的戲劇手法,揭示現實世界的荒謬和生存的虛無,控訴社會和人性的醜惡。
近日,德國慕尼黑室內劇院的作品《情色度假村》(Platform)在台北藝術節上演,可惜未能抽空去朝拜,但讀了該劇導演Stefan Kimmig的訪問已深受感動,他在訪問中說:「劇場永遠必須創造一種當代連結,否則就是多餘的了,變成無用的裝飾。」
他所說的當代連結,我在本地剛落幕的《笑之大學》中也能找到。
這次,「糊塗戲班」找來林海峰和葛民輝兩位搞笑高手擔演,先在票房上贏了美麗的一仗,不過,入場前我也曾擔心,藝術上又是否能同樣精彩,只怕一向出位的軟硬組合,光芒會掩蓋了劇中的要旨;高興的是,最終劇本的精神不滅。此劇的背景設置在戰時的日本,所有戲劇都要得到官方審批才能上演,劇作家被審查官處處留難,要求更改劇情以配合政治需要,最終越改越荒誕。劇終時我感到很滿足,在今天香港濃罩著一片白色恐怖下,言論自由被干預,此劇在此時此地上演,就顯得很有意思,並不是無用的裝飾。
今天,我們還有空間與時代對話,能夠獨立反省,確實要非常珍惜;但願藝術家們,能在亂世中創造佳作,為這個時代留下一把聲音。

「神戲劇場」藝術總監,身兼舞台劇導演、編作、演員及戲劇導師,曾奪香港戲劇協會香港舞台劇獎最佳女主角及最佳女配角。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