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數味.人生 - 李鴻彥
適應遲到

2014年08月29日
  • 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擬推更多政策刺激經濟。(資料圖片)

   

 

「When training started at 10:30 at Bayern, everybody would be ready to go at 10:30. Things are a bit different here.」現年24歲的德國中場球員卻奧斯(Toni Kroos),以2,500萬歐元身價由德甲球會拜仁慕尼黑加盟西甲班霸皇家馬德里後,首項要適應的不是對方的踢法,而是鬆散的紀律。卻奧斯的直率,告訴大家歐洲諸國各有文化,各有盤算,要走在一起困難重重。
歐洲未來一星期將會有多項重要數據及決策出台,歐元區今日(29日)將會公布最新的通脹數據,市場已預期會跌至0.3%的2009年以來新低,配合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Mario Draghi)在央行年會上的演說以及德國10年期國債孳息屢創新低,9月4日歐洲央行議息後「有所行動」幾乎是不爭的事實,問題是還有甚麼可以做,有甚麼不可能做?
德拉吉在Jackson Hole央行年會(前聯儲局主席伯南克便在此年會上歷史性首次宣布QE(量化寬鬆))上開腔,已準備好更多的貨幣政策去刺激歐洲經濟,但是,呼籲成員國需要採取財政政策配合。有關貨幣政策與財政政策,我在《城下一罪》略略提及。
面對28個不同文化不同政黨政府,歐洲央行只能不斷實施貨幣政策,向市場注入更多的流動性,至於加大政策開始則有賴成員國配合,高盛系統出身的德拉吉不能指點各國政府如何加大開始,在這裡到那裡興建基建或增加就業,同時不可能在一夜間扭轉各國的自身文化,包括遲到。
西班牙經濟之差聞名於世,以世界經濟論壇(WEF)評估報告「全球競爭力排名 (The Global Competitiveness Index,見註)」中,西班牙只排35位,排名比不少東南亞國家還要低(第一及第二分別是瑞士及新加坡,香港則排行第7),原罪之一是十多年前,右翼政府傾向大財團的涓滴經濟,不過在此不贅。
無論是排擠效應(Crowding Out Effect)還是涓滴效應(Trickle-Down Effect)(詳見上期文章),經濟學上的理論從來都可以套用在日常生活中,不過,我體會最深切的,仍然是香港每日上演的劣幣驅逐良幣。
可以想像,1年後紀律良好守規矩的卻奧斯會怎樣跟大隊遲到。劣幣當道下,良幣作用有限,面對西班牙、意大利等財政鬆散的國家,德國何時會頂唔順?
註:http://www3.weforum.org/docs/WEF_GlobalCompetitivenessReport_2013-14.pdf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逢周二

回首頁      列印

 

/100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