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不道德經 - 陳強
而我不知道業主是誰

2014年08月28日
   

 

一定要再次、多次、100萬次多謝「富德樓」和背後的「達微慈善基金」。在兩年多前,讓我們以「黑紙有限公司」的名義搬進了這棟位於灣仔和銅鑼灣之間的大廈,更每月只象徵式收取我們兩、三千元租金,租用了約800呎的地方,好使我們茁壯成長。下個月中我們就離開這個家庭,正式向外展開探險,搬進資本社會主義的辦公室,面對弱肉強食的挑戰。
對於我們來說,這棟文化大樓「富德樓」的管理,最好就在於——表面上沒有管理。當然,樓下管理員黃生非常盡責,全年無休,和藹健談,但我在說的不是物業管理,而是文化管理。「達微慈善基金」由給我們租用辦公室的一天開始,就信任我們能自己成長,自己處理事情,自己走自己的方向,從來沒有多管閒事的要我們定期報告甚麼,或者要我們跟隨他們的任何腳步或指引。總言之,既然我們留下來了,就自己努力活下去吧。這種自由文化,正是文化管理中最重要的氣息。
有一次,我在公司樓下入口碰見一位帶點面熟的女士,她衣著簡便,樣子和善輕鬆。然後我走到大堂,管理員黃生問:「你有冇同佢打招呼呀?」我:「冇喎,邊個嚟㗎?做咩要打招呼?」黃生:「你見到業主都唔打招呼呀!」我們進「富德樓」後,一直以來都不知道誰是業主,不知道誰在暗暗幫助體弱的香港文化界,她行事極低調,不出風頭,卻又非常信任人。當我回過神來,才想起她有來過我們公司探訪,說我們做得不錯,只是當時我仍然以為她只是業主朋友個朋友,從沒了解她就是大善的業主。
香港的善長當然不少,但還隱姓埋名,只默默支持,而不是自己企出來認叻攞威,就更有份難能可貴的神聖。我想我們除了永遠多謝「富德樓」外,只有努力活下去,證明她養大過的小孩是健康的——這是對「達微慈善基金」最好的報答。


《黑紙》、《100毛》創辦人之一,曾擔任電台節目主持。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