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浪漫月巴睇舊戲 - 月巴氏
當天使墮落在回歸前香港的夜

2014年08月22日
  • 呢間屋,位於裕民坊。

  • 就係呢間茶餐廳,令我苦惱十幾年。

  • 《墮落天使》最好睇的自然是金城武。

  • 這裡應該是西灣河地鐵站。

   

 

曾經很鄙視粵語長片,更人云亦云地把粵語長片叫做粵語殘片。後來因為王家衛一番話,開始留心看粵語長片——尤其是片頭。


請問李嘉欣咬麵金城武開拖嗰間茶餐廳喺邊?
王家衛那一番令我對粵語長片改觀的話,來自1995年一個《電影雙周刊》訪問。
他提到拍《墮落天使》的時候,有意圖地拍低一些香港風景,就好似粵語長片的片頭,每每影住一些(九唔搭八,同劇情完全無關的)香港景,當時睇自然冇乜嘢,但事隔多年後睇番,這些影像便成為昔日香港的一個真實紀錄。


那麼,《墮落天使》紀錄了哪些香港風景?
1.我一眼便認到的:黎明那一個可以從行駛中地鐵車窗遙望,兼窺見內裡的屋仔,像《重慶森林》梁朝偉(其實是當年杜可風)間屋,一樣可以從中環行人電梯望入屋內。當年入場睇,我一眼便認出屋仔位於觀塘裕民坊,畢竟,我曾經住在觀塘。
隨著裕民坊重建,黎明這個家將被清拆,永遠消失。
2.我一直認唔到的:最後一場,李嘉欣身處茶餐廳食著公仔麵,身後傳來初則口角繼而動武的噪音;下一個鏡頭,被打到爆缸瞓喺地的金城武勉強坐起身,然後,意識到背面坐住明明陌生,但竟然有點親切的李嘉欣。由19年前散場嗰刻開始,我已經極度渴望知道這茶餐廳的正確位置,但問極都冇人知。OK,我知片尾鳴謝一欄其實有寫到,但當時冇為意嘛。
直至四年前,轉了工,才有新同事話俾我知:「妖,嗰間嘢咪喺我哋返工呢幢大廈對出嗰條電車路囉。」偏偏這條電車路,自己明明過去10年每星期都有5日會搭車經過。似近還遠,似遠還近,就像《墮落天使》那班角色在超廣角鏡下所呈現的。
嗰間嘢──吉祥咖啡室,(我認定)最好味的是炸雞髀,皮脆唔肥又多汁。
但冇得再食了。吉祥在兩年前已結業,結業原因是店址所在的大廈成幢被收購,不日清拆。
問老闆會否另覓新舖?應該唔會咯,一來附近租貴,二來即使好彩搵到一個相對平租的地方,但隨時開喺冇雷公咁遠,keep唔住班熟客,開嚟盞搞。於是提早離場。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隻雞髀。


九十年代香港的日與夜
近日睇了一本奇書《香港指南》,陳公哲編著(陳公哲也是奇人一名,建議google他的生平)。
說是奇書,因為這本1938年出版而近日被復刻的書,描述了一個我難以想像也根本無法想像的香港。
陳公哲編這本書,目的很單純,就是向旅客介紹香港——Yes,這原來是一本旅遊書。所以收錄了(當年)香港各種實用資料:交通工具時間表和價目、酒店商舖地址電話(但絕大部分已經執晒)。作者也以帶點古風的文字,描述香港九龍新界必遊地方,愈看下去我愈覺marvelous——香港原來曾經如此。
但我只能透過文字描述去自行想像,而想像講到尾還是想像(我OK信奉經驗主義,一切基於經驗,所以我不能想像出脫離經驗的事物景像,但陳公哲所描述的,以今日香港的生活經驗,實在好難想像得到)。
如果有(會郁的)影像記低,幾咁好。如果第日有人問我裕民坊是怎樣的,我可以叫佢睇《墮落天使》;問我茶餐廳其實係乜嚟,我亦可以叫佢參考一下《墮落天使》——即使是經過加工的影像,但至少可以基於那些影像,自行想像(就像我好渴望而又冇可能回到七十年代紐約,惟有翻炒《的士司機》)。
最後,我應該講番套戲。王家衛寫《重慶森林》時共寫了3組故事,但只拍了兩組,沒有拍的一組,被擴展成《墮落天使》。問心,點都及唔上《重慶森林》(最大問題可能是起用了錯誤的cast),但不妨把這兩齣戲看成是一組對於回歸前、九十年代香港日與夜的描寫、紀錄。之後,王家衛再沒有拍香港,就算拍,都只是六十年代的香港(況且好多所謂香港景根本不是在香港拍的)。
王家衛電影總是糾纏在「時間&記憶」這命題上。好想知,佢仲記唔記得1995年說的那番話?

月巴氏~最羞家是唔識得任何電影評論的高深理論。最自豪是容忍到自己骾晒成個《黑色星期五》系列。
facebook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fatmoonba
blog:http://fatmoonba.blogspot.com/
email:fatmoonba@yahoo.com.hk


回首頁      列印

 

/112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