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亂世凡音 - 劉嘉鴻
不愛柴可夫斯基

2014年08月22日
   

 

寫了許許多多古典音樂,有一位非常著名的作曲家我提也沒提過。心水清讀者應可立即指出:柴可夫斯基。理由其實很簡單,不喜歡他的音樂。
大家或許很驚訝,怎會不喜歡?《天鵝湖》、《胡桃夾子》、《一八一二序曲》等都是膾炙人口的音樂,旋律極為悅耳,不少人被吸引聽古典音樂,就是接觸了柴氏的作品。我得同意,柴氏寫旋律的功力,在音樂史上我想只有莫札特能相比。柴氏的旋律有一種懾人能力,只要一聽便入耳,旋律主題在他手上,總能變出花款。
但柴可夫斯基的問題,就是只得旋律。他的組曲、序曲等管弦樂作品,通常必定有兩三分鐘動聽之極的旋律片。但當主題完結後,很多時都無以為繼,樂曲突然進入低潮一樣,而聽眾只能等待著下一個動人旋律出現,整體變得不平衡,樂曲的結構也很散亂。另外,雖然主旋律寫得動聽,但orchestration卻非常呆板,配奏部分完全臣服於主旋律,沒有自己的性格。這正是為甚麼柴氏音樂不很耐聽,因為沒有更細節更深層的創作讓聽眾發掘下去。
就以著名的《一八一二序曲》為例,全曲其實是4、5個毫無關聯的樂思所拼湊出來的十多分鐘音樂,而且涇渭分明,一些簡單的轉折樂句也寫得馬虎。事實上柴氏自己也不滿此曲,自覺得寫得很壞。
他還有一個問題,當遇上一個精彩旋律主題,他會「用得很盡」,雖然令喜歡聽旋律的聽眾覺得很滿意,卻連一點餘韻也沒留下。聽柴氏的音樂,總覺淺薄。

回首頁      列印

 

/112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