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亂世凡音 - 劉嘉鴻
德布西與華格納

2014年07月25日
   

 

德布西年輕時深受華格納(又是華格納!)影響。他曾說,《崔斯坦與伊索德》之後,還有甚麼可以做呢?但在1888年一次拜萊特華格納音樂節後,德布西覺得自己必須遠離這種浪漫時期過火失控的情緒表達,找尋新的音樂路向。這和十九世紀初,貝多芬要擺脫古典時期音樂的羈絆,有點相似。適時他開始接觸爪哇及其他地區的民族音樂,豐富了音樂語言,於是走上反華格納大型管弦樂的道路。德布西一生的主要作品都是小巧精煉的樂曲,可以說由此起。
德布西1894年所作的交響詩《牧神之午後前奏曲》,就是他新音樂的理程碑,這首樂曲甚至被視為現代音樂的起點。全曲調性非常不穩定,可說並無主調之設。而所採用的和聲,也新穎之極。有趣的是,《崔》劇廣被視為二十世紀現代音樂的奠基石。而德布西口說要擺脫華格納,卻在精神上繼承了他,終於憑《牧神》一曲展開了無調性音樂。藝術的靈通,確實十分古怪。
德布西的音樂隨後進入他的中期,創作了多音著名的樂曲。交響詩《大海》、鋼琴曲《Pour le piano》等。我尤其喜歡後者,對爵士樂的音樂語言,確實有啓發作用。當然還有一系列的鋼琴組曲,令德布西的成熟風格逐漸成形。其中《Children’s corner》組曲最後一首《Golliwog’s Cakewalk》中以崔斯坦和弦來開玩笑,進一步證明德布西就是忘不了華格納!
巴哈、莫札特、貝多芬、華格納到德布西,看著西方古典音樂道統的繼承,不得不對西方文化拜服。

回首頁      列印

 

/112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