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筆戰》 - 柴文瀚/張國樑
遊行者眾
如何解讀

2014年07月04日
  • 市民在時晴時雨下,堅持參與七一遊。(資料圖片)

   

 

剛過去的七一遊行,民陣公布參與人數有51萬,創十年新高,其後的預演佔中行動,亦得到逾千人響應,通宵留守中環遮打道及特首辦外。政府應如何解讀遊行人數創新高,雖然各方有不同著眼點,但最終均認為政府需回應市民訴求,制定合適政策。



不能逃避的單一普選議題

不論港府,又或是親政府傳媒,總愛將「七一大遊行」,解讀為「市民提出不同類型訴求」,藉此減輕舉辦遊行的「民間人權陣線」,把大會主題由 「0708 雙普選」起,先變為「2012雙普選」,再變為近年要求公民提名,廢除功能組別的壓力。今年不論遊行人數是51萬、17萬或 9.86萬,數字為近年之觀,足以令政府頭痛。
紙包不了火,人所共知。自1997年7月1日,每年遊行是例行活動,除特區成立首日人數較多,直至2003年才見因基本法23條立法爭議,加上董建華政權管治連番失誤,激發超過50萬人遊行,政府從此只能把焦點自我模糊,好讓為自己找到下台階。
然而,政府除了把當時對普選問題官方立場,重複回應遊行人士外,也定必表明重視各項遊行隊伍中的民生訴求,甚至特別回應如雙非嬰兒、最低工資及雷曼事件等社會重大爭議。
超過十萬人的大規模遊行, 難以統一所有參加者訴求,但畢竟在2003年開始,「七一大遊行」就是每年政治角力戰場,由最初還政於民,接連至爭取雙普選,甚至到了今天,涉及民主選舉制度細節,正好證明爭取在香港落實普選,的確是歷來唯一沒有改變的大會要求。
香港正值民主化關鍵時刻,民主派火力應集中落實真普選制度,減少內部分歧。某些小眾訴求,例如反對某區規劃或厭惡設施等,當然可透過「七一大遊行」激起社會關注,但內部也有嚴重分歧的過分福利主義,又是極端保守宗教觀,的確可以暫且休戰,跟全民爭取民主運動分開,避免如「明光社」曾在 2005年高調反對同性戀者帶領遊行,內訌問題大減市民參與意欲,自我削弱力量的故事重蹈覆轍。若然,政府借機回應這些並非關鍵的議題,更只會減弱民主運動焦點,變相維穩。
說到底,相信不少近日討論七一遊行啟示的建制派文章,甚至能直達中南海的評論,大多仍採用這種分散焦點方式,自欺欺人,逃避街上爭取真普選民眾的怨氣。
民主黨區議員柴文瀚




廣納多元民意 堅拒違法「佔中」
香港回歸祖國十七年,社會充斥諸多非議聲,民生經濟為核心問題,也存在著一些政治性議題,使整個社會都不斷被撕裂,難道這樣下去會有利於香港的下一代嗎?「佔領中環」組織藉系統遭黑客攻擊為由,變陣改為一周的「民間全民投票」運動,剛巧至6月30日完成了結果公布,有意圖推高參與七一遊行集會的人數,為未完的故事──「佔領中環」行動營造氣氛。那個不標準的民間投票數據的可信性仍有待確定之際,學者都只推算出約有17萬人參與回歸日遊行,而訴求亦多元化,並不是單獨表達對政改的意見。
有人刻意將《「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加以妖魔化,令港人擔心「高度自治、港人治港」承諾已死,未能落實雙普選,這個訊息亦不期然鼓動了一群未完全了解政改內容的人士加入遊行行列,因此,筆者認為特區政府不需要太著重遊行人數之多寡,相反著手回應訴求者的意見,務求尋找最合適的政策,達至和諧共融的狀況;另一方面,要堅決嚴厲懲處預演「佔領中環」的違法年輕人,向社會上其他人發出一個合情合理的阻嚇訊息,維持大多數港人的共同意願和利益。
    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會董張國樑

回首頁      列印

 

/112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