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小鳥窩 - 邵音音
做自己

2014年06月26日
   

 

我們一眾好友心目中的小王子黃暉翔(圖),日前剛舉行演唱會,我很高興亦有份參與其中。我之所以認識他,源於他的兄長巨龍,正是我的表弟梁小龍的徒弟。
黃暉翔是一個頗好的節目主持人,我最受不了內地主持的傳統風格——規規矩矩、古古板板,但當天他青春活力,令我驚為天人,發現原來內地都有活潑真實的一面。獲他的邀請,我們一行二十多人由香港前往南寧,由於那裡是新開發的區域,故此所有建築物的外形均非常漂亮,美中不足的是,下大雨時,我們入住的酒店房間牆身不斷滲水。戶外環境有很多綠林,土地肥沃,令我憶起以前到希臘旅遊,當地所有草木都很肥大。原本廣西的綠化環境也不俗,但後來發展區起了很多高樓大廈,密密雜雜,路又窄又細,破壞了巴馬長壽生態,似足香港的石屎森林。貪!
黃暉翔的演唱會名為《做自己》,完場後,他讓我們看八角樓,我見到唐朝建築,想起唐朝有一個老實人韓愈。
很多人認為,香港是近代發展起來的大都市,只有近現代史,沒有太久遠的歷史。其實非也。南宋的流亡皇帝在香港留下了他最後的足跡,還有唐朝大詩人、政治家韓愈,也曾來過香港。
作為「唐宋八大家」之首,讀過中文的人,多多少少都讀過韓愈的詩與文章。但韓愈的生平,大家又知道多少?
韓愈7歲讀書,13歲能文。29歲受董晉推薦,當了朝廷命官,這是他從政的開始。他是一個通過文章表達理想的文人,他主張「文以載道」,寫出《答李翊書》,闡述自己把古文運動和儒學復古運動緊密結合在一起的主張,他還寫了名作《師說》,系統提出師道的理論,成為當時與後世思想上的典範。韓愈為人太善——因為體恤民情,忠於職守,他向朝廷上書《論天旱人饑狀》,卻遭到利益關係者的讒害,被貶官。被貶的日子是難熬而委屈的。直到數年後,韓愈才被召回長安,重返權力中心,明明已經吃過了忠言進諫的「苦頭」,他還是不改忠言本色。當憲宗皇帝派遣使者去迎佛骨,使得民間一時間掀起信佛狂潮時,韓愈再度上書,呈上《論佛骨表》。痛斥迷信的可怕,要求將佛骨「投諸水火,永絕根本,斷天下之疑,絕後代之惑。」醉心佛教的憲宗豈會看得過眼?閱後大怒,要處以韓愈極刑。幸而還有忠誠為之說情,韓愈才免於一死,再度被貶,為潮州刺史。
這就是韓愈到香港的由來——他在潮州任官期間,周遊附近地域,香港也留下了他的足跡。後來調離此地,前後其實只有短短8個月,但期間韓愈做了不少實事:驅鱷魚、為民除害;請教師,辦鄉校;計庸抵債,釋放奴隸;率領百姓,興修水利,排澇灌溉。多少年來,潮州地區一直流傳著韓愈一心為民的佳話。這時期,還發生了一件讓人對韓愈刮目相看的事。他在潮州拜見了佛教先賢大顛法師,通過大顛法師的講解,韓愈重新認識了佛教,雖然他沒有成為佛教徒,但開始不排斥佛教了,這也是一種難得的自我反省和學習。韓愈把儒家和佛家的思想做對比,尋求平衡點。儒家佛家的思想從此在潮汕地區交相互映,潮州地區被譽為「禮儀之邦和文化名城」,有韓愈一份功勞。韓愈也給千百年來的官員做了一個表率。為官一任或者為官一生,是為自己謀取利益,還是以民眾的利益為先?是做一個精明的政客?還是做一個真正有想法、有魄力的父母官?民眾的眼睛是雪亮的,歷史也會給出評價,給出答案。
「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貶潮陽路八千。欲為聖明除弊事,肯將衰朽惜殘年。雲橫秦嶺家何在?雪擁藍關馬不前。知汝遠來應有意,好收吾骨瘴江邊。」韓愈的詩篇千年流傳,韓愈的故事,不應該被當代遺忘。
韓愈想做自己,可是他生在那個時代。黃暉翔生在現在的中國,所以他可以做我心目中真正的「做自己」。


邵音音~七十年代出道,曾兩奪《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